梅思特

全世界仅存数只的斑鳖在云南红河或有活体,专家呼吁科考保护

 全世界仅存数只的斑鳖在云南红河或有活体,专家呼吁科考保护_绿政公署_澎湃新闻-The Paper  
http://www.thepaper.cn/newsDetail_forward_1742601 

斑鳖 Rafetus swinhoei Gray 是1873年根据来自上海附近一个年幼的标本而定名的物种,也称斯氏鳖或黄斑巨鳖,是世界上最大的淡水鳖,背甲可长达1500毫米,体重可达115公斤。

斑鳖曾因分类地位不明而长期被忽视,直到1987年才在分类学界得到确认(Meylan etc.,1988)。为此,斑鳖的保护和管理工作受到影响,国内甚至未及将其列入1989年颁布的《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名录》。
其实斑鳖具有明显的外形特征:体型大、背甲长度可以达1.5米;背甲橄榄绿色、椭圆形;腹甲黄白色、具2块胼胝体;鼻吻部突出、鼻短而宽扁;头部具大的黄色斑纹等。以此可与此地区的其他鳖类物种区分。
斑鳖曾广泛分布于长江流域(钱塘江、太湖)和红河流域(王剑和史海涛,2011),然而,长江流域和红河流域的两个斑鳖地理群体之间存在巨大的分布间隔,二者是否为同一种宜作进一步研究。有关红河流域斑鳖的情况,闻丞和王剑(2012)曾以“云南斑鳖的过去、现在和未来”为题进行过报道。作者自2011年以来的调查则进一步增进了对云南红河流域斑鳖分布和生存现状的了解。

全世界仅存数只的斑鳖在云南红河或有活体,专家呼吁科考保护 - 梅思特 - 你拥有很多,而我,只有你。。。

越南还剑湖的斑鳖。
红河流域(中下游)是斑鳖的重要源生地(栖息地),范围包括云南境内自元江县至河口县约350公里的河段和越南境内的河段但邻近的珠江流域和湄公河流域都没有斑鳖分布的记录,提示红河流域斑鳖的分布可能是比较局限的。且红河流域斑鳖具有比较稳定且基本一致的头部斑纹及颜色,也提示红河流域斑鳖与长江流域斑鳖之间可能存在一定差别。
云南境内的斑鳖在19世纪50年代和60年代较丰富,70年代也尚有一定数量,甚至到2000年仍每年有稳定的捕获记录。然而,上世纪50年代到70年代,红河流域的斑鳖也遭受了有组织的大量捕捞,部分活体随后流入个旧、昆明、北京、上海等国内一些动物园饲养(有的是与个旧动物园交换),而上海自然博物馆、重庆自然博物馆、中国科学院成都生物研究所等也分别收集了这个时期采自云南红河的斑鳖标本。斑鳖在动物园之间的流动在一定程度上增加了其分布范围和分类界定中的不确定因素。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红河流域的斑鳖,不论中国云南还是越南,从2006年开始关注至今,都未发现过其幼体和亚成体。据此推测斑鳖在红河流域最迟在上世纪末或本世纪初就已经未能正常繁殖。其原因可能是过度捕捞后所剩个体无几、繁殖机会减少;作为重要栖息环境的沙滩越来越少、越来越小,而人为活动和干扰越来越多、越来越频繁,斑鳖缺乏合适的繁殖场所,或仅剩的所能繁殖的场所被频繁干扰;主河道和支流河道水流量不稳定,不仅干季和雨季的水量变化幅度大----干季水枯而雨季水暴涨,而且晴天和雨天的水流量变化幅度也增大,水面波动幅度和频次增加,影响其居留和繁殖,尤其产卵和孵化,不仅难以找到产卵场所,而且严重影响卵的孵化,因为产在河岸沙土之中的卵需要比较长的时间(一般需要两个多月)才能孵化,期间必需保持合适的温度和湿度,尤其卵不能被水淹没或长时间干燥。所以,造成目前即便有残存的个体,也是体型比较大的年老个体。

全世界仅存数只的斑鳖在云南红河或有活体,专家呼吁科考保护 - 梅思特 - 你拥有很多,而我,只有你。。。

苏州动物园雌性斑鳖。
目前,关于斑鳖的现实情况是:
1)全世界已知存活的斑鳖个体仅三只,中国一对,越南一只,全世界均再无其他野外或饲养的斑鳖记录和报道,而随着越南一只斑鳖的死亡和苏州动物园人工授精繁殖的连续不成功,加上苏州雄性斑鳖体质状况日益下降,斑鳖的生存已处于极其危机的关头,拯救斑鳖的行动越来越严峻和紧迫,所剩的时间和机会已经很少。
2)云南红河流域直到2015年仍有发现大型鳖类出现的信息,发现地点多在马堵山电站库区冷镦至黄草岭之间河段,但不能完全确认其为斑鳖,因为,在红河流域尚有亚洲鳖和鼋等大型鳖类物种。但2014年在玛玉田附近河段曾经爬到河岸上的一只大型鳖类与斑鳖非常相似(据当地目击者描述),加上当地居民提供的其他信息,红河流域确实尚有存活斑鳖的可能。然而,自2016年以来未能再获得大型鳖类活动的信息,又陡增了对红河斑鳖是否尚存的担忧。
分析2016年以来马堵山电站库区未再发现大型鳖类出现的原因,可能是由于近年来库区人为活动数量和程度增加,如网箱养鱼、钓鱼、捕鱼甚至电鱼活动,仅有的少数几个在支流入口处的沙滩也因捞沙或电站、道路建设等而遭到破坏和干扰,加上马堵山电站库区因蓄水或放水造成的水位波动和回水线变化,使为数极少的大型鳖类个体离开了以往所在的处所,或更加隐蔽,以致在以往能够见到的区域不再出现。但实际情况如何,需进一步调查探究。
针对斑鳖的现实情况,有如下关键事宜急需尽快开展: 
1) 尽快分析和掌握目前苏州动物园所饲养的一对斑鳖的遗传信息及其与红河流域(包括越南)斑鳖的亲缘关系,并尽可能找出繁殖不成功(不受精或孵化不成功)的原因;
2)尽快对云南境内红河流域进行广泛深入的调查,扩大调查范围,加强人为干扰较少的主河河段和重要支流的调查,以尽快发现可能尚存活的个体。同时,尽快调查核实马堵山电站库区潜在的斑鳖的现况,并对整个库区进行严密管护和监控,尤其是仅存的几个主要沙滩,以免可能尚存的斑鳖受到伤害或盗捕。
在确定红河流域(马堵山电站库区)尚有存活斑鳖而苏州动物园的斑鳖仍不能成功繁殖的情况下,建议可考虑将苏州斑鳖带上水下无线电发射器后放入马堵山电站库区,以便让其自行寻找同类和配偶,同时对其位置和活动状况进行实时跟踪,并给予实时监控和保护,此可能是最后拯救斑鳖的唯一机会和办法。
3)通过媒体和网络宣传,尽可能寻找国内外有关动物园可能饲养的,或水库、湖泊中可能放生并遗留和存活的斑鳖,一旦发现即开展人工辅助饲养繁殖。
4)继续与越南协商,以谋求尽快达成合作。
作为斑鳖重要栖息地的红河流域也是我国多种重要爬行动物的集中分布地,除斑鳖以外,尚有鼋、圆鼻巨蜥、蟒蛇、山瑞鳖、大壁虎(蛤蚧)、虎纹蛙等国家一、二级重点保护野生两栖爬行动物物种,以及中华鳖、亚洲鳖等其他龟鳖类和眼镜蛇等重要两栖爬行动物物种。因此,针对斑鳖和红河流域生态环境的保护,建议:
1)严格红河流域重要沙滩的保护和管理,严禁采沙;
2) 加强对红河流域水域和两岸重要生境(栖息地)的保护,以便保护斑鳖以及其他鳖类等野生动物及其栖息地,红河流域尚有鼋、山瑞鳖、中华鳖、亚洲鳖以及圆鼻巨蜥、蟒蛇、大壁虎、虎纹蛙等重要野生两栖爬行动物物种分布,而这些物种都已极其濒危;
3)严格河道和库区管理:严禁使用电击和滚钩,并尽可能维持电站库区水位稳定;
4)在红河流域的适当地方,建立斑鳖及其他龟鳖类物种和圆鼻巨蜥等种质资源收容、拯救和饲养繁殖增殖场。

黑龙江虎林发现野生东北虎足迹,初步判断是一只雄虎

 黑龙江虎林发现野生东北虎足迹,初步判断是一只雄虎_绿政公署_澎湃新闻-The Paper  
http://www.thepaper.cn/newsDetail_forward_1743299 
新华网哈尔滨7月26日消息,多年不见踪迹的东北虎又在黑龙江虎林出现了。黑龙江省虎林市政府近日宣布,经专家调查确认,此前当地农民发现的动物足迹是一只野生东北虎足迹。

黑龙江虎林发现野生东北虎足迹,初步判断是一只雄虎 - 梅思特 - 你拥有很多,而我,只有你。。。

经专家调查确认,黑龙江省虎林市农民发现的动物足迹是一只野生东北虎足迹。
虎林市珍宝岛乡农民许进学前不久去自家水稻田里放水,却被一串动物脚印吓坏了,“那脚印比我手掌都大,跟猫爪子形状差不多,我估计是老虎留下的”。随后许进学用手机拍下照片,并向当地科研部门报告。
经过野生动物保护专家鉴定,这个东北虎足迹掌宽16厘米,掌垫宽10-11厘米,步距75厘米,走路形状为线状。
“可以初步判断出这只老虎走路缓慢,体重较大,可能是一只雄虎。”中国人与生物圈国家委员会委员周海翔介绍。

黑龙江虎林发现野生东北虎足迹,初步判断是一只雄虎 - 梅思特 - 你拥有很多,而我,只有你。。。

中国人与生物圈国家委员会委员周海翔做足迹还原。
专家分析,近年来野生东北虎在距离虎林较近的饶河、东方红等地区多次留下活动踪迹。初步推断,中俄边境的这一区域很可能存在野生东北虎种群。
今年3月和5月,饶河县发现东北虎脚印;6月和7月,野生东北虎出现在东方红林业局,并咬死农户家小牛。通过足迹初步判断,这些老虎既有小虎又有大虎。
野生东北虎主要分布在中国东北和俄罗斯西伯利亚的寒冷地区,由于数量稀少被国际野生动物基金会列为“世界十大濒危动物之一”。

野生蟒蛇威胁坡鹿生存?海南大田面临动物保护之争

 野生蟒蛇威胁坡鹿生存?海南大田面临动物保护之争_绿政公署_澎湃新闻-The Paper  
http://www.thepaper.cn/newsDetail_forward_1743287 
当坡鹿遇到蟒蛇,人类应该如何选择?
“两个都是国家一级保护动物,在同一片区域,我们怎么选?”海南大田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工作人员符明利望着远方的稀树草原,眼神迷离。
这个问题已经在符明利脑海中盘桓近10年。4年前他坚信:“应该相信自然的自我平衡。”可草原深处坡鹿母亲的哀鸣一次次动摇着他的想法。如今,他说:“也许我们真该做点什么了。”
已经迫不得已了吗?有专家却满是担忧,“我们甚至还不知道大田保护区内究竟有多少蟒蛇,它们究竟有多大危害?”
坡鹿与蟒蛇——两个国家一级保护动物之间的竞争,一道选择题的争论仍将延续。可我们知道,争论背后都有一个共同的愿望:希望坡鹿的明天越来越好。

野生蟒蛇威胁坡鹿生存?海南大田面临动物保护之争 - 梅思特 - 你拥有很多,而我,只有你。。。

坡鹿被蟒蛇绞杀。  大田自然保护区供图
观点的改变:这里不是蟒蛇的保护区,蟒蛇应该“迁”出去
坡鹿与蟒蛇的竞争起源于何时?
2009年5月21日《新华每日电讯》刊发了报道,第一次描写了这场残酷的竞争——海南两难:同为保护动物,野生蟒蛇吞坡鹿。
“事实上,这样的两难已经困扰了我们很多年。”符明利记得,早在2007年,保护区便开始关注威胁坡鹿生存的蟒蛇。
2013年,符明利搜集了从1999年至2011年之间,保护区内记录的蟒蛇活动数据,通过数据分析发现,1999年至2009年保护区共记录到44例死亡海南坡鹿,其中被蟒蛇杀死的有5例,而被猎杀的有6例,被狗咬死3例,病死、饿死、冷死共12例,自然死亡3例,死因不明15例。
由此,符明利认为:蟒蛇捕杀致死只占所有导致坡鹿死亡事件中的一小部分。因此,可以说明蟒蛇的存在对于保护区内海南坡鹿种群不会构成严重威胁,真正严重危害到坡鹿的则是人类对坡鹿的猎杀行为以及环境条件的突变,使得某些坡鹿个体不适应而致死。
相应的,作为捕食者的蟒蛇施于坡鹿的捕食压力则是促进坡鹿种群保持既有进化潜力的一个重要因子,具有很积极的作用。
然而时隔4年后的今天,符明利的态度变了,“现在,是保护区该采取措施的时候了。”
这个改变源于一组数据:2011-2016年5年多时间内,大田保护区共发现蟒蛇活动26次,其中有12次蟒蛇正捕食坡鹿幼崽,有4次捕食坡鹿成体。
“我们不能坐以待毙。”每次望着远方活蹦乱跳的坡鹿,猜想着草丛间伺机而动的蟒蛇,以及不断增加的蟒蛇数量,符明利都按捺不住,“这里是坡鹿的保护区,不是蟒蛇的保护区,所以蟒蛇应该迁出去。这是坡鹿的渴望,是坡鹿种群发展的要求。”
迫不得已的谨慎:我们还不够了解蟒蛇,不能盲目下结论
在这场自然竞争中,坡鹿似乎赢得了天然的支持,可蟒蛇同样不容忽视。这不仅因为蟒蛇是国家一级保护动物,更是为了生态平衡。
海南大学原教授张立岭曾经态度鲜明:“蟒蛇既是坡鹿的威胁,同时也是平衡大田保护区生态的重要一环,没有蟒蛇这个天敌的自然控制,栖息在这里的野兔、野猪、各种老鼠等食草动物必将大量繁殖并和坡鹿争夺食物源。”
一位长期从事野生动物保护研究的专家也不无担忧,“最大的问题是,现在保护区内蟒蛇究竟有多少,我们不知道;它们对坡鹿种群的影响程度究竟有多大,我们也不知道。那我们怎么能盲目下结论?”
回答这个担忧的唯一方式是详实的调查报告。
2016年,大田保护区委托相关科研单位做了“海南大田自然保护区蟒蛇种群数量调查报告”。
报告结论称:海南大田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具有一定种群数量的蟒蛇分布,种群数量大约在46至124只左右,且蟒蛇捕食坡鹿的行为频次在显著增加,蟒蛇种群数量的增长已经严重威胁到海南坡鹿的保护与管理,对海南坡鹿造成了较为严重的危害。报告同时也提到,由于样线调查结果精确度不理想,抽样强度也相对较低,因此建议再采取样方调查法,以估算保护区蟒蛇种群较准确的数量,从而深入评估蟒蛇对坡鹿种群的影响。
“对于自然环境,任何人为的措施都应该谨慎。”有知情人士称,也正是由于蟒蛇对坡鹿种群是否造成影响的相关研究还不够深入细致,因此相关部门迟迟未做出“围捕蟒蛇迁地保护”的决定。
这同样是迫不得已的谨慎。
真正的担忧:当下最重要的事是如何提升保护区生境
面对蟒蛇与坡鹿——这场难以平息的争论,或许最应该跳出争论本身,而将视角放大至整个大田保护区的生境保护上。
有着“坡鹿之父”美誉的80岁老专家袁喜才,眼下居住在广东,他通过电话告诉南国都市报记者,“保护好大田保护区的生境,为坡鹿提供丰富的食物,减少人为干扰,让坡鹿在里面吃得好、住得好,这才是最重要的。”至于蟒蛇,他说:“一定要调查清楚、研究清楚,然后根据结论,如果要把它们请到大山大岭去,那我们再采取措施。”
所谓生境即生物的个体、种群或群落生活地域的环境,包括必需的生存条件和其他对生物起作用的生态因素。保护坡鹿的生境,是跳出蟒蛇与坡鹿之争的视角,从整个保护区出发思考问题。
袁喜才说:“保护区内坡鹿生境的退化是一个长期的问题,比如坡鹿不吃的草疯长,坡鹿吃的草却总是长不高。这才是我们要重点解决的难题。”
中科院动物研究所资深坡鹿专家宋延龄曾有切身体会,1997年她在大田保护区时看到,可供坡鹿采食的草本植物普遍高度达80多厘米,可2005年左右仅5厘米不到。彼时,由于保护区内过高的坡鹿密度,使得保护区内植被陷入了不能正常生长的恶性循环。
如今,这样的恶性循环仍在延续。曾经大面积可供坡鹿食用的草地却被飞机草、黄荆木等入侵植物侵占;曾经的灌木丛变成了小树林;曾经的稀树草原变成了公益林……
对此,符明利深有体会:“每年我们都组织人力、物力进行清理,可与草的疯长相比,总显得力不从心。”
在与草的竞争中,坡鹿败了。从1990年开始,大田保护区内的坡鹿开始迁地保护。这些坡鹿陆续被迁到了邦溪保护区、昌江保梅岭、文昌等地。对此,有专家提醒说,“从一定角度上说,这也可看作是由于大田保护区内生境承受压力过大,为了降低坡鹿密度而采取的措施。”
现在,大田保护区坡鹿种群数量约为428头,种群数量增长乏力,这是否意味着目前大田保护区整个生境的承受压力已经难以满足坡鹿种群数量的增长,而蟒蛇仅占其中一小部分原因?
对此,该专家提醒道:“当下最重要的事情,并非是纠结蟒蛇与坡鹿的竞争谁强谁弱,而是思考整个保护区生境退化,以及如何提升的问题,特别是整个保护区总体规划的制定、落实等问题。这才是保护坡鹿种群最急切的事情。”

长沙机场口岸截获7只熊掌,当事人逃离后已主动返回配合调查

 长沙机场口岸截获7只熊掌,当事人逃离后已主动返回配合调查_绿政公署_澎湃新闻-The Paper  
http://www.thepaper.cn/newsDetail_forward_1739676 

长沙机场口岸截获7只熊掌,当事人逃离后已主动返回配合调查 - 梅思特 - 你拥有很多,而我,只有你。。。

湖南口岸截获一批黑熊掌。 
新华网长沙7月22日消息,湖南出入境检验检疫局执法人员近日在长沙机场口岸一乘客的行李中截获熊掌。这在湖南口岸尚属首次,在中国内陆地区口岸亦十分罕见。
据湖南出入境检验检疫局长沙机场办事处有关负责人介绍,17日18时许,查验员发现一名乘坐老挝航空QV855航班入境的中国籍男性旅客行李存在异常,其携带的两个泡沫箱经X光机扫描装有密度过大物品。工作人员随即上前盘问要求配合开箱接受检查,当事人拒不出示证件并借故逃离。

长沙机场口岸截获7只熊掌,当事人逃离后已主动返回配合调查 - 梅思特 - 你拥有很多,而我,只有你。。。

这批熊掌重达22.5公斤。
后经开箱检查,当场起获熊掌7只,重22.5公斤;甲鱼肉1袋、重3.3公斤;灵芝16盒,重8.8公斤。这批截获物均属我国法律法规明确禁止携带和邮寄的进境物。
据介绍,经湖南省野生动植物司法鉴定中心鉴定,在行李中截获的熊掌均系黑熊脚掌。黑熊为国家二级重点保护野生动物,也是《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附录Ⅰ中的物种。
湖南出入境检验检疫局有关负责人告诉记者,当事人已于20日主动返回机场配合调查。目前调查仍在进行中,待出入境检验检疫局依法处理后将把此案移交相关部门做进一步处理。(本文原题为《湖南长沙机场口岸首次截获熊掌》)

长沙机场口岸截获7只熊掌,当事人逃离后已主动返回配合调查 - 梅思特 - 你拥有很多,而我,只有你。。。广西河池森林公安集中销毁34只涉案熊掌,价值约5万多元

长沙机场口岸截获7只熊掌,当事人逃离后已主动返回配合调查 - 梅思特 - 你拥有很多,而我,只有你。。。黑龙江破获特大濒危野生动物被捕杀案,嫌疑人自制绳套捕黑熊

致贩猴者:你会耍猴,别把法当猴耍

 致贩猴者:你会耍猴,别把法当猴耍_凤凰公益  
http://gongyi.ifeng.com/a/20170721/44654053_0.shtml 

一千个人眼中有一千个孙猴子。在悟空粉眼中,他“大闹天宫”是蔑视权贵;但若是切换成如来视角,这出“闹”剧的剧名可以叫《耍猴》——你这泼猴,再怎么闹,最后不也在五指山下“服刑”嘛。

“乱耍”的猴跳不出如来的手掌心,乱耍猴的则逃不出法网的“手掌心”。河南新野县的4名耍猴艺人,就在成都火车北站附近被森林公安抓获。

致贩猴者:你会耍猴,别把法当猴耍 - 梅思特 - 你拥有很多,而我,只有你。。。

犯罪嫌疑人指认非法买卖来的猕猴,被抓获的四名嫌疑人均来自“猴戏之乡”河南新野

说下背景:新野县是全国闻名的“猴戏之乡”,也是目前全国最大的猴戏市场,当地猴戏已有两千年历史。《西游记》作者吴承恩老师任新野县令时,就是资深的猴戏研究者。

“耍猴人被抓”,乍看这几个字,有些人的脑子里会蹦出这个新闻链接:

2014年,新野4名猴戏艺人到黑龙江表演,因只有驯养繁育证、没办运输证,被森林公安以“非法运输保护动物”为由抓获,此事引发社会热议:猴戏被列入了“河南省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如果去哪都得办运输证,都得受限,那恐怕会加速衰落。最终在舆论声援下,几名涉案者因“社会危害性不大不需要判处刑罚”。

如今又有4名新野耍猴人被抓,莫非也是因耍猴本身遭了憋屈、倒了大霉,又跌进了之前那4位猴戏艺人也跌过的坑?

新野县猕猴艺术协会起初兴许就是这么想的,所以给成都森林公安局发去了“求情”公函,称新野猴戏属河南省非遗项目,希望可以对四人从宽从轻处理。但这4名耍猴人真的冤?

与其说他们是耍猴人,不如说他们是野生猕猴捕猎、收购和贩卖灰色利益链上的参与者——至少他们被抓是因为参与了特大猎捕、运输、贩卖猕猴案,而不是耍猴或是单纯为了猴戏表演物色“演员”。虽然他们的耍猴资历不浅,也是新野县猕猴艺术协会的会员,随身还带着合法的《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驯养繁殖许可证》,但他们以耍猴人身份为非法贩卖野生猕猴打掩护,也是不争的事实。

成都市森林公安局方面说得很清楚:非遗传承不该也不能成为对野生动物犯罪的理由,猴戏艺人有多种合法途径获取猕猴,从合法养殖场购买,或向省级野生动物保护主管部门申请特许猎捕证,这不仅不会影响非遗传承,而且名正言顺,无违法之嫌。

正路不走,偏闯邪门,这摆明了就是召唤那句“No zuo no die why you try”。正因如此,这四人被捕后,成都市森林公安收到来自新野县的举报信,举报该团伙长期在四川等省非法捕捉、买卖猕猴,还称猴子会在运输过程中因各种非正常原因死亡,“行为极其恶劣……必(须)严惩坏人”。什么是猴怒人怨,这就是。

对这类人表同情、为他们喊冤,那是会错了意、表错了情。 “非遗项目”不是金身护体,耍猴人身份也不是他们违法犯罪的免责金牌。要因为他们是非遗传承人就能网开一面,那《可可西里》里那群盗猎藏羚羊的坏蛋离洗白就差一门传统手艺了。

耍猴是个跟“手艺人”等词汇贴近的传统技艺。不用搭台,无需舞美灯光,只一块空场,敲一敲锣鼓,挥一挥鞭子,拽住猴绳子,吆喝一嗓子,便是一出好戏。以往在城市巷陌里或农村乡闾间,总有耍猴的、唱戏的、说书的、玩杂耍的民间艺人出没,“肩挑家当手牵猴,流浪卖艺度日月”。

但这些年来,包括耍猴在内的传统江湖卖艺文化已日益难以维系。在娱乐方式日益丰沛的现代化语境中,这类缺乏包装的传统民间行艺已日渐式微,类似吉普赛人一样的江湖卖艺难以为继。《最后的耍猴人》一书,就道出了猴艺传承面临的断代危机。

耍猴技艺唱起了最后的挽歌,让人叹息,但又未必那么惋惜:这些年来,耍猴面临的争议很多,特别是集结在“虐猴”上的。逼着不断下跪、趴下、敬礼、翻跟斗,动辄抽鞭子……这些残忍的手法跟动物福利理念和法律,已难兼容。国家林业局早在2010年就下发了《关于对野生动物观赏展演单位野生动物驯养繁殖活动进行清理整顿和监督检查的通知》,要求在全国范围内立即停止虐待性动物表演等不当行为。在此情势下,耍猴显然也该完成现代化的“演进”,接受公益和动物保护等理念的改造。

猴戏衰落与否,自有其规律,但被“打着猴戏幌子贩卖猕猴”的行为抹黑和拖累,不可容忍。现在耍猴已经不怎么受待见了,再被“以耍猴之名贩猴”黑上一把,这就相当于那些大师、神棍们打着传统文化名义行骗,自己献丑也就罢了,还要拉传统文化垫背——传统文化真心丢不起那人。

所以在此致那些贩卖猕猴者:你会耍猴,但别把法当猴耍;你会戏法,但别戏弄法。“打着猴戏幌子贩卖猕猴”的把戏,还是早点洗洗睡吧。

世界动物保护协会:亚洲旅游业中大象生存环境堪忧

 世界动物保护协会:亚洲旅游业中大象生存环境堪忧_新浪公益_新浪网  
http://gongyi.sina.com.cn/2017-07-21/doc-ifyihrmf3114607.shtml 

2017年7月,世界动物保护协会发布了名为《真“象”背后:东南亚旅游从业大象福利现状调查》的最新报告。该报告显示,东南亚地区目前有近三千头大象被用于旅游娱乐业,其中超过四分之三被圈养在非常恶劣的环境中。

  在东南亚地区,骑乘大象是最受欢迎的旅游活动之一。然而,根据世界动物保护协会对泰国、斯里兰卡、尼泊尔、印度、老挝和柬埔寨旅游景点圈养的2923头大象的生活条件的调查显示,其中77%的大象生活条件恶劣。

  这些大象由于与母象过早分离及长期接受残酷的训练,大多遭受过严重的创伤。为了使大象顺从地提供骑乘和表演服务,训练往往需要通过摧毁其意志的方式进行。而在不表演的时候,它们被仅有3米长的铁链不分昼夜地拴在有限的空间里。不仅如此,大象的饮食条件极差,缺乏适当的兽医护理,通常被圈养在水泥地面上,且靠近道路,周围充斥着嘈杂的音乐或大量游客,这些都会令大象紧张不安。

  随着东南亚旅游的兴起,越来越多的大象正陷入这样的处境。其中,泰国的情况最令人担忧,其旅游业中圈养的大象数量,比东南亚其他国家的总和高出两倍。2010年至2016年期间,去泰国旅游的人数从1590万上涨至3260万,与此同时,旅游业圈养大象的数量从1688只涨至2198只,上涨了30%。

  世界动物保护协会的野生动物与兽医全球顾问Jan Schmidt-Burbach博士表示:“残忍对待提供骑乘服务及节目表演的大象的趋势日益严重,我们期望游客能够了解,许多大象还在幼年时就被从母亲身边带走、被迫接受残酷的训练、终其一生都生活在恶劣的环境中。”

  “当前急需加强游客关于野生动物的保护意识及对全球野生动物旅游景点的监管。推动大象友好型旅游业的转型,为游客提供机会,欣赏大象的自然之美。”

  实际上,游客的态度也在悄然转变,世界动物保护协会在2017年进行的游客态度调研的结果显示,相比三年之前,认为“大象骑乘是一项可接受活动”的人数下降了9%,超过49%的受访对象认为这种行为不可忍受。

  世界动物保护协会野生动物保护项目经理郑钰补充说:“东南亚地区是我国的热门旅游目的地,中国游客的选择对这些大象的命运至关重要,大自然才是它们真正的家,别让你的‵错爱′导致它们一生的痛苦,做动物友好的旅游者,共同守护大象。”

  世界动物保护协会借此呼吁,热爱动物需要通过正确的方式,观察大象的最佳选择是在野外,或选择大象友好型的庇护所。

河南许昌一动物园被指虐待动物,园长否认:是游客要求变高

 河南许昌一动物园被指虐待动物,园长否认:是游客要求变高_绿政公署_澎湃新闻-The Paper  
http://www.thepaper.cn/newsDetail_forward_1737569 
近日,有网友通过微博爆料称,自己在河南许昌西湖公园动物园游玩时,发现那里的老虎、狮子 、熊都非常瘦弱,肉食动物吃的都是脏兮兮的鸡肉,且居住环境十分肮脏,关鹰的笼舍积满粪便臭气熏天,因为太饿的关系,见到人来,动物们会主动上前讨要吃的......该网友表示,看到这些被虐待的动物,他感到十分难过,哭了好久,呼吁有关部门介入调查。
红星新闻今天下午就此事致电西湖公园动物园罗园长,他表示:“我们并没有虐待动物,只是随着市民视野的开阔,他们的要求越来越高,动物园已经不能适应现在游客们的欣赏标准了。”

河南许昌一动物园被指虐待动物,园长否认:是游客要求变高 - 梅思特 - 你拥有很多,而我,只有你。。。

老虎偏瘦

河南许昌一动物园被指虐待动物,园长否认:是游客要求变高 - 梅思特 - 你拥有很多,而我,只有你。。。

狮子无精打采

从这名网友贴出的自己在园区内拍摄到的动物照片,红星新闻看到,笼子里的老虎、狮子、熊均体型瘦弱,骨骼突出,肚腹下的毛发也有些肮脏,有笼子地面堆积粪便污渍。
事实上,这已经不是西湖公园动物园第一次被网友举报了。红星新闻搜索发现,早在一年前,就有网友发帖质疑园方虐待动物,管理不善。2016年4月2日,一篇名为《许昌西湖公园动物园请爱护保护动物平等对待》的帖子,直到今年还有网友陆续跟帖回复。
动物园:游客不了解动物体质情况
罗园长向红星新闻介绍到,西湖公园动物园实际上是一个“园中园”,占地面积12亩,建于上世纪70年代,目前共有物种大概二十几种。
关于网友们提出的园方虐待动物的质疑,西湖公园动物园的一位工作人员回应称,园方并没有虐待动物,只是有游客因为不了解动物体质情况,而引发了一场误会。罗园长也告诉红星新闻,这些年,随着市民视野的逐渐开阔,对于动物生存环境的标准也是越来越高,“动物园已经不能适应现在游客们的欣赏标准了。”
焦点回应
1、动物偏瘦问题
只是个别情况,有的动物年龄偏大或是有个体差异
罗园长说,关于游客们反应的动物偏瘦的问题,实际上只是个别情况,有的动物因为年龄偏大或是个体差异问题,导致体弱,“我们园区的动物基本上已经步入了老年化,最老的熊今年已经28岁了,相当于人类的6、70岁,最小的老虎也有15岁了。”
在动物健康方面,我们也是有兽医进行监控的,”罗园长表示,“但我们不像那些综合动物园 ,受限于技术、条件水平,所以不会有专业的医疗团队,毕竟我们园区的工作人员总共才12个。 ”
2、食物显脏问题
天热,上午喂的食物没吃完到下午可能腐坏
至于网友举报帖中提到的“肉食动物吃的都是脏兮兮的鸡肉”,罗园长回应称:“食物不新鲜是绝对不可能的,我们喂的多是牛肉,鸡肉都是很少的。”但因为一般都是上午十点进行喂食,加上天气太热的原因,食物到了下午就可能出现腐坏的情况,但都是动物吃剩下的了。
罗园长表示,他们属于窗口单位,关于饮食方面,大众是可以进行考察的,“按照动物园行业惯例,我们每天会给动物喂食一次,一周有一天不进行喂食。”在动物园的经营方面,因为政府也会给予部分的补贴,所以不存在经营困境,动物们每一餐的分量也在标准之内。
3、笼舍肮脏问题
动物排泄不定时,但每天早上都会打扫
至于网友们提到的动物笼舍肮脏问题,罗园长表示,园方的工作人员每天早晨都会进行打扫,但因动物的排泄是不定时的,这才导致有游客下午来时看到的脏乱情况。

约一千只熊从非法农场获救 越南将于2020年结束熊胆培育业

 约一千只熊从非法农场获救 越南将于2020年结束熊胆培育业_公益频道_凤凰网  
http://gongyi.ifeng.com/a/20170720/44653579_0.shtml#p=1 
约一千只熊从非法农场获救 越南将于2020年结束熊胆培育业 - 梅思特 - 你拥有很多,而我,只有你。。。

当地时间2017年7月19日,越南河内,越南林业局副局长暨越南农业与乡村发展部副部长Cao Chi Cong、亚洲动物基金会创始人谢罗便臣女士签署备忘录。协议规定到2020年结束越南所有熊胆培育业。

约一千只熊从非法农场获救 越南将于2020年结束熊胆培育业 - 梅思特 - 你拥有很多,而我,只有你。。。

当地时间2017年7月19日,越南永福省,救援中心的黑熊。越南当日从全国非法农场救出约1000只熊,此举旨在结束传统医药中的熊胆贸易行为。

约一千只熊从非法农场获救 越南将于2020年结束熊胆培育业 - 梅思特 - 你拥有很多,而我,只有你。。。

约一千只熊从非法农场获救 越南将于2020年结束熊胆培育业 - 梅思特 - 你拥有很多,而我,只有你。。。

约一千只熊从非法农场获救 越南将于2020年结束熊胆培育业 - 梅思特 - 你拥有很多,而我,只有你。。。

约一千只熊从非法农场获救 越南将于2020年结束熊胆培育业 - 梅思特 - 你拥有很多,而我,只有你。。。

约一千只熊从非法农场获救 越南将于2020年结束熊胆培育业 - 梅思特 - 你拥有很多,而我,只有你。。。

我们沿河行走两个月,去寻找已经极其濒危的“马堵山水怪”!

 我们沿河行走两个月,去寻找已经极其濒危的“马堵山水怪”! - 图趣 - 国家地理中文网  
http://www.nationalgeographic.com.cn/animals/protection/7839.html 

我们沿河行走两个月,去寻找已经极其濒危的“马堵山水怪”!

斑鳖晒背,摄于苏州动物园

照片来源:吕顺清/WCS

 

撰文、摄影:高畅

 

  世界上仅存的一只平塔岛象龟 “孤独的乔治”离世后,全球最濒临灭绝的龟鳖类动物这一“殊荣”便落到了斑鳖(Rafetus swinhoei)(中华巨鳖)的头上。斑鳖是目前全球最濒临灭绝的龟鳖类动物。我们所了解到的斑鳖存活个体仅剩3只,分别是饲养在苏州动物园里的一对个体(雄性110岁,雌性90岁,来自于长沙动物园),还有在越南一座水库里的孤零零的一只(可能是雄性)。迄今为止,对苏州动物园那一对斑鳖进行的人工繁殖拯救试验尚未成功。

 

我们沿河行走两个月,去寻找已经极其濒危的“马堵山水怪”!

红河流域卫星图

来源:网络

 

一、马堵山水库寻踪

 

我们沿河行走两个月,去寻找已经极其濒危的“马堵山水怪”!

马堵山水库中的渔场

 

  到达红河的第一天,Steve就指给我看主河道两侧由山溪和瀑布形成的一个个小堆积扇,他说那就是龟鳖可能出来晒太阳的位置了——既不需费力爬坡,也不会擦伤它们柔软的腹部。除了这些沿岸散落的晒背地点之外,马堵山水库的整个西岸几乎是竖直的,风化面上裸露着被河水刨出的砾石。东岸的上游也陡峭,下游则是绵长的缓坡,如果没有钓鱼人围坐,大概也有希望见到晒背的龟鳖。东西两岸之间,是百米宽的混黄的河水,已经于2008年底截流建设水电站,水电站大坝围起了马堵山水库。也许我们将在这里,看到世界上仅存的第四只斑鳖的真容。

 

  我们今年的调查主要是沿着河岸行走,对龟鳖可能上岸晒背的地点进行观察,寻找它们的踪迹;以及布设投饵站,增加目击斑鳖的几率。

 

我们沿河行走两个月,去寻找已经极其濒危的“马堵山水怪”!

Steve G. Platt博士在用望远镜搜寻水面寻找斑鳖踪迹

 

  水库里最惹眼的是密布的养殖网箱。网箱是粗铁管焊成的正方形或长方形大格子,从水面看去,通常组成田字或目字形,以铁皮油桶为浮漂。表面常盖着细目的保护网,防止鱼儿被鹭鸟偷去。有的保护网下能看到密密麻麻的鲢鱼的嘴,一张一翕滤食着混黄的水。据渔民说,截流前的红河水是清澈的。现在每天都有十多吨的鱼饲料被倒进养殖网箱里,据说待到夏季,富营养化的水会因水藻爆发变成绿色。我们抱着希望,也许能在网箱之间,看到斑鳖呼吸时露出的头呢?

 

我们沿河行走两个月,去寻找已经极其濒危的“马堵山水怪”!

马堵山水库中的渔场

 

  库区自由生活的鱼类主要有一种美国引入的鲶鱼、非洲引入的罗非鱼、逃逸的草鱼、野生的小白鱼、鲤鱼等。沿岸租售的野钓场即主攻其中的大型鱼,而小白鱼主要用网捕捞。我们有幸见到了几种渔网和配套设备,捕捞效率很高。至今,没有斑鳖误入渔网。

 

二、栖息地危机——穿越工地

 

我们沿河行走两个月,去寻找已经极其濒危的“马堵山水怪”!

马堵山水库旁高速公路施工现场

 

  我们沿着河岸山腰的土路行走,不时地躲避来往的大货车。西岸陡峭的山体有5处大的河湾,每个河湾都有溪水顺着山谷流下,在谷底形成长达300-400米的河滩,汇入红河。土路顺着红河主干修建,以桥跨过这些河湾。每一处河滩都在施工,挖掘机、钻井机、渣土车于山谷中轰鸣不绝。挖掘机从山谷两壁削切下来的沙石,向下倾填到河滩里,还有些钻井打出的,地下40米的黑色泥浆。所以,溪流和河滩的面貌每天都被新的堆积物改变着。滚石飞沙的工地,竟是Steve去年看到一只小龟晒背的地方。那我们的斑鳖还能去哪里晒背呢?

 

我们沿河行走两个月,去寻找已经极其濒危的“马堵山水怪”!

Steve G. Platt博士在马堵山水库中的施工地查看

 

我们沿河行走两个月,去寻找已经极其濒危的“马堵山水怪”!

马堵山水库旁高速公路施工现场

 

我们沿河行走两个月,去寻找已经极其濒危的“马堵山水怪”!

罗非鱼在做巢

 

三、走访村民与“巨鳖传说 ”

 

我们沿河行走两个月,去寻找已经极其濒危的“马堵山水怪”!

当地渔民描述一只龟的大小

 

  “要四个人抬才抬得动嘛。”但凡进行野生动物现存状况的走访调查,最让人无奈的回答总是“吃过。”然而红河的斑鳖受到了当地政府的庇佑,最后一次捕获的斑鳖被放归红河。在渔民们口耳相传的故事中,三四十年前曾有饭桌大小的巨鳖被捕捞。现已无法考证那究竟是鼋还是斑鳖。

 

我们沿河行走两个月,去寻找已经极其濒危的“马堵山水怪”!

当地渔民帮忙准备饵料

 

  在过去,人们曾以遍尝野味为荣,而在昆明动物所的饶定齐老师带着我们走访的过程中,吃过巨鳖的村民露出避讳的神色,我们看到了野生动物保护意识的普及,这让我们欣慰。由于详细的走访调查已经于15年、16年进行过,村民不愿再重复回答我们的问题。自上一次走访至今,未有发现巨鳖。倘若真的存在,它究竟藏身何处?

 

  我们常常看到水中漂浮着大大小小的死鱼,鱼尸上并没有龟鳖类的咬痕。整个野外期间,唯一的水生爬行动物的发现是Steve看到了一只“基本可以判断是红耳龟”,在水面下潜游。而至今也没有人知道,幼年的斑鳖到底长什么样子。

 

  目前,我们所了解到的斑鳖存活个体仅剩3只,分别是饲养在苏州动物园里的一对个体(雄性110岁,雌性90岁,来自于长沙动物园),还有在越南一座水库里的孤零零的一只(可能是雄性)。

 

我们沿河行走两个月,去寻找已经极其濒危的“马堵山水怪”!

我们沿河行走两个月,去寻找已经极其濒危的“马堵山水怪”!

我们沿河行走两个月,去寻找已经极其濒危的“马堵山水怪”!

我们沿河行走两个月,去寻找已经极其濒危的“马堵山水怪”!

我们沿河行走两个月,去寻找已经极其濒危的“马堵山水怪”!

人工授精

 

  每年,雌性斑鳖都会产下大约100个蛋,但无一成功受精。问题似乎出在雄性斑鳖身上:它的背甲和阴茎都有严重的伤痕,是多年前与另一只雄性竞争对手打斗时留下的,这也给它造成了终生残疾,使它无法给配偶自然授精。

 

我们沿河行走两个月,去寻找已经极其濒危的“马堵山水怪”!

人工授精之后

 

我们沿河行走两个月,去寻找已经极其濒危的“马堵山水怪”!

Steve G. Platt博士在当地渔民的帮助下准备架设饵站

 

  经过两个多月的辛苦搜索,项目团队没有看见可以作为存活证据的鳖,也没有诱捕到任何有用的东西。事实上,斑鳖已经被动物学家们冠上了“僵尸物种”的绰号,以形容那些仅仅剩下一个或者几个寿命很长的个体(“活着的死者”),但因为无法产生后代而不可避免地走向灭绝的种群。尽管如此,如果能够搜寻到野外存活的斑鳖,则可以通过繁育避免这种物种的灭亡。为此,项目团队还会继续搜寻,永不言败。

国际爱护动物基金会助力上海国际绿色电影盛事

 国际爱护动物基金会助力上海国际绿色电影盛事_公益_腾讯网  
http://gongyi.qq.com/a/20170717/051267.htm 

2017年7月27日,主题为 “用影像承载记忆、用镜头保护未来” 的首届上海国际绿色电影周在上海电影广场正式揭开帷幕。7月27日-8月2日期间,将会有包括《一条没有变成蓝色的鱼》、《忠犬情缘》以及《Dream》等,超过40部国内外绿色环保主题的电影,在电影周期间展映。

“非法野生动植物贸易已经是全球最严重、最危险和最具破坏性的国际性犯罪活动之一,严重威胁着很多濒危物种的生存。对于野生动物制品的消费正在快速的将大象、虎、犀牛和穿山甲这样的物种推向灭绝的边缘。”国际爱护动物基金会(IFAW)亚洲地区总代表葛芮说。由相关组织完成的大规模非洲大象调查显示,2007年到2014年间,非洲象种群减少了近30%。根据南非环境事务部报告显示,盗猎是导致犀牛大量减少以及物种灭绝的最大原因;在2016年,仅在南非遭到盗猎的犀牛就达到1054头,这一数字是2009年的近十倍。在国际野生物贸易研究组织(TRAFFIC)的研究中显示,在过去的十年里,超过一百万只穿山甲被从野外捕捉进入非法贸易,我国华南地区原本是穿山甲的栖息地,数十年来已经难以见到野生穿山甲的踪迹。截至2016年,全球范围内野生虎的数量已不足4, 000只,在我国境内野生东北虎仅剩不到30只,华南虎更是数十年不见踪影。

为了让更多的人了解野生动物的生存现状,了解野生动物贸易最终会导致物种灭绝的严重危机,国际爱护动物基金会(IFAW)与上海国际绿色电影周一同发起“你的世界有我”宣传活动,并邀请众明星为濒危野生物种发声。吴尊、王嘉、张杰、张丹峰、尹正、谢娜、成毅、李晨、钟楚曦、张子枫等众明星一起为包括大象、犀牛、老虎、穿山甲、虎鲸、藏羚羊、金雕、雕鸮、黑颈鹤以及金刚鹦鹉这些濒危物种代言,号召公众拒绝并抵制消费野生动物制品,拒绝观看动物表演,关注栖息地保护,一同爱护我们共有的地球家园。

上海国际绿色电影周的发起人伊迪传媒总裁素娃女士表示:“上海国际绿色电影周由中国电影资料馆(中国电影艺术研究中心)联合上海市文化广播影视管理局共同主办,北京伊迪传媒承办,是一场中国电影人为自然保护而发起的文化盛事,用影像唤醒公众保护动物的意识,并鼓励各界人士参与用镜头保护自然与我们的未来。我们将努力联合世界绿色生态电影业界共同发声,融合独有的资源、资讯、资金优势,成为绿色生态电影的孵化器和推广者。”

葛芮说:“我们很高兴此次能够和上海国际绿色电影周合作,同时也很感谢各位明星的大力支持。我们希望通过青年意见领袖的发声和电影周这样的文化活动让公众有机会通过影像的方式,更快、更直观地了解野生动物面临的危机和每一个消费者应该承担的责任。我们希望观众带着对自然的敬畏之心,欣赏野生动物的美,从今天做起拒绝购买野生动物制品!”

在“你的世界有我”宣传活动公益广告拍摄过程中,众明星纷纷替野生动物发声,说出了自己对于保护野生动物的想法。

吴尊说: “大象不应该只因为我们需要一件小小的饰物而失去生命。希望更多的人关注野生动物,不要购买野生动物制品!”

国际爱护动物基金会助力上海国际绿色电影盛事

王嘉说:“犀牛因为犀牛角而丧命,希望大家加入到保护犀牛的战队,不要消费犀角等野生动物制品!”

国际爱护动物基金会助力上海国际绿色电影盛事

张杰说:“在自然界几乎没有天敌的老虎,由于栖息地破坏和人类的捕杀而面临灭绝的危机。森林不能没有“王”!请保护野生虎的栖息地,拒绝消费野生动物制品!”

张丹峰说:“穿山甲正面临前所未有的危机,我们不希望这个神奇的生物在未来消亡,希望大家关注并保护穿山甲,不要消费穿山甲及其制品!”

尹正说:“从某种程度上,虎鲸与人类很像,有家庭、有复杂的语言系统以及丰富的情感。虎鲸属于海洋,保护虎鲸,保护野生动物!”

谢娜说:“希望大家关注野生动物,保护藏羚羊的栖息地,不要消费藏羚羊制品!不要消费野生动物制品!”

国际爱护动物基金会助力上海国际绿色电影盛事

成毅说:“金雕只有在天空中,才能尽显天性和生命之美,大自然才是它们的家。请不要捕捉、买卖、饲养野生动物!”

李晨说:“爱它就让它做自己,自由地释放天性,翱翔于天空中。请不要捕捉、买卖、饲养野生动物!”

国际爱护动物基金会助力上海国际绿色电影盛事

钟楚曦说:“希望黑颈鹤展翅翱翔的路上不再有人为带来的危险。保护黑颈鹤,保护黑颈鹤的栖息地!”

张子枫说:“大自然才是它们的家园,它们的美,只有在野外才能光鲜亮丽!请不要捕捉、买卖、饲养野生动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