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思特

东航拟赔死亡金毛:每公斤赔百元,上海货运航班拒做宠物托运

 东航拟赔死亡金毛:每公斤赔百元,上海货运航班拒做宠物托运  
http://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351002454118259950577358&u=1502202284&m=4118271441700907&cu=1502202284&ru=5044281310&rm=4118268845558057 

东航托运金毛犬发生死亡事故两天后,航空公司出面与事主“论斤”赔偿,一公斤一百元为目前东航向事主开出的加码。


据澎湃新闻6月12日报道,一金毛犬乘坐东方航空MU2478次航班,于6月11日上午10时55分从深圳飞往武汉后,当事人的父母在武汉天河机场等待接送时,接到东航工作人员通知,金毛犬在开舱门时已无生命迹象。


澎湃新闻记者与金毛犬的主人左女士取得了联系。左女士称,6月12日晚,她的姐姐去往东方航空上海总部协商相关事宜,当时东航方面给她姐姐的回复是,狗狗已死,死亡鉴定没必要再做,东航方面承认自己有错,并表示赔偿就按照一公斤一百块的标准来。据计算,按照东航方面给出的赔偿标准,金毛犬加上笼子一共51公斤,左女士最多可得到赔偿5100元;若不算笼子,则金毛犬单只35公斤,左女士最多可得赔偿3500元。


6月13日下午6时许,左女士回复澎湃新闻记者称,深圳东航工作人员在面谈中表示,“一公斤一百元”赔偿标准不变。深圳东航工作人员还称,左女士和东航没有直接关系,不能和东航方面谈索赔事宜,必须通过所委托的宠物托运公司,再由宠物托运公司通过东航方面代理商定索赔细节。


金毛犬主人:死亡鉴定难做,死亡原因仍未明

武汉天河机场东航相关货运站曾在6月12日回复澎湃新闻记者称,要等左女士开出死亡鉴定,才可做责任认定。


对此,左女士告诉澎湃新闻记者,目前还未做死亡鉴定。她表示,之前将金毛犬从深圳托运飞往武汉,武汉只是一个中转站,她的父母原计划是包车开往左女士的老家河南信阳,却未料到出现金毛犬死亡事故。


目前左女士的父母已在上述货运站附近的宾馆里逗留了3天。据左女士称,该货运站离武汉市区大约有40公里,她的父母目前还没找到方法将金毛犬运到武汉市区的宠物医院。左女士曾致电东航客服,询问是否能派车运送父母和金毛犬至宠物医院做鉴定,客服仅表示帮忙询问,便再未回复。


据左女士称,目前金毛犬还放在父母所住的旅馆附近。令她为难的是,她询问了4家宠物医院,都称没有办法给狗狗做死亡鉴定。


在左女士看来,不管狗狗如何死亡,宠物托运公司和航空公司都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目前,负责此次金毛托运的多格儿宠物托运公司给予左女士的回复是,

按照运费的两倍来赔偿。左女士的运费为1931元,托运公司愿意赔付5000元,左女士拒绝了此赔付金额。左女士称,托运公司表示,每年都会发生多起类似事故,不可能每次都赔偿很多,基本上都是赔偿5000元。

针对目前问题的焦点,即金毛犬的具体死亡时间和原因,因相关调查和死亡鉴定都未给出,故难以定论。


据左女士称,在父亲收到通知称狗狗已无生命迹象,一小时后,接到狗狗时摸到体温还是热的,但已没有了呼吸。对于笼子的破损,左女士称,父亲告诉她当时接到笼子时就已是破损状态,因为看到狗狗的头朝向破损处,故推断是因狗狗求生欲望太大而咬破。“因为我从小养它,都没有让它在笼子里待过。”在托运前,笼子上曾绑了一瓶水,左女士父亲接到后看到水瓶里的水已空了。


对于未选择传统的航空箱而选择铁笼,左女士表示,在托运公司承诺铁笼符合托运标准的前提下,认为铁笼更为牢靠,“豆豆太大只,航空箱小,我怕卸货的时候卸得太用力,豆豆会跑出来。”


这段时间在上海出差的左女士已于昨晚赶回了深圳,准备再与托运公司交涉。她向澎湃新闻记者透露,有一位自称是东航总代理的人致电给她,承诺会给她一个满意的答复,约她6月13日下午去深圳宝安国际机场面谈。


宠物托运公司:即使航空公司全责,也会给5000元

此次负责宠物托运的多格儿宠物托运公司向左女士给出的赔偿金额为5000元,据该公司的余经理称,这个价格是和客户的一个暂定价格,根据金毛的市场价值而定。


不过,余经理也表示,当事人对公司给出的赔偿估计不会满意,“说是养了3年的狗狗,有一定感情,感情不能用金钱来衡量。”


对于未来是否会提高赔偿价格,他表示要看航空公司对狗狗的死亡原因如何判定。若判定为航空公示的责任,公司方面会协助客人和航空公司谈判;若判定为宠物托运公司的责任,公司会承担责任,和客人协商赔偿价格,但目前也只能通过金钱赔偿。


余经理承诺,不论未来认定为哪方的责任,多格儿宠物托运公司都会赔偿,“毕竟客人是找了我们这边来托运,即使航空公司那边全责,我们最起码都会给到5000元。”


不过,对于此次事故的责任认定,余经理称,“我们也只是一个代理,收了货交给航空公司,航空公司运作不好,这个责任算我们还是算航空公司的,这个不好说。”


提及此次托运事故中同机的猫存活,余经理称,

猫出事故的几率小很多,“都说猫有九条命,生命会长一点。”对于狗出事故的原因,他称有可能是狗自身的原因,有可能是飞机上缺氧,也有可能是狗中暑,即使目前确认此次事故中为有氧舱、配备空调,也无法排除后两项原因。

据澎湃新闻记者了解,在此次托运事故中,笼子实则为钢筋笼,该类笼子专供大狗托运,防止大狗咬笼子逃脱。笼子上装配有一只饮水器,水温为常温。在收到左女士的金毛犬时,多格儿宠物托运公司确认狗狗已注射疫苗,便通过验收。狗狗进笼子后,因并未表现出狂躁状态,便没有做喂安眠药等措施。


航班前一天晚上接近凌晨时分,多格儿宠物托运公司将狗移交给东航方面总代理,移交前通过肉眼查看了狗狗的状态。移交后,据余经理的经验,狗狗会被放在机场的仓库,因为深圳宝安国际机场建在海边,仓库四面通风,故他认为存储环境比较良好。在比航班起飞提前2个小时,狗狗会随货物一起过安检,在提前1小时左右上到飞机货舱。


按照惯例,在这个过程中,若发生中暑等情况,机场方面会第一时间发现并通知到宠物托运公司。不过,余经理称,“狗狗是否中暑也是用肉眼看的,机场的工作人员是否有这个能力我也不好判断”。在此次事故中,多格儿宠物托运公司在航班起飞前一直没有收到相关通知。


落地后,多格儿宠物托运公司收到了武汉天河机场方面发来的“狗狗已无生命迹象”的通知。余经理称,他们马上联系了客人去看情况,要求客人在第一现场把情况了解清楚,并向航空公司索取相关事故照片和证明。


余经理表示,当时航空公司不知为何,一开始不太愿意出具事故证明。“按照我们做这一行的惯例,航空公司需要开具事故证明,我们也必须拿到证明才能和航空公司交涉。”


尽管余经理的赔偿承诺给得很坚定,但谈及东航方面给出的“一公斤一百块”赔偿标准,余经理表示合不合理不好说。


东航方面:还在调查处理,上海已不做以货运形式托运宠物

澎湃新闻记者从东航官方方面了解到,目前该起事故还在核实处理当中,在东航的电子案卷中,还未显示关于赔偿的相关事宜。具体商定的赔偿金额要等处理员核实再回复,一般回复周期在2个工作日内。


对于宠物托运业务,据上海东航相关货运代理公司方面对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表示,

目前东航从上海出发的航班均已不办理宠物托运业务。“因为以前也有宠物死掉了,把航空公司搞得不得了,后来东航就决定不在上海做宠物托运,不从上海走,到了机场也不收。”

所以如果宠物要从上海出发,除非先坐车运到外地,再转飞机托运,不过在这个过程中宠物很容易出现身体不适应。


澎湃新闻记者从东航客服方面了解到,目前东航从上海出发的航班均可办理随机托运业务(即人与宠物同机),货运则不清楚。上海出发的航班中,可办理宠物随机业务的须为直达航班、配备有氧舱。


东航上海总代理则告诉澎湃新闻记者,目前东航从上海出发的航班货运业务中,宠物托运业务已从2016年6月底暂停至今,若想从上海直接办理宠物货运业务,目前还不行,只能就近从杭州或南京等地出发,其间的车辆运输由东航上海代理方面负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