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思特

我们沿河行走两个月,去寻找已经极其濒危的“马堵山水怪”!

 我们沿河行走两个月,去寻找已经极其濒危的“马堵山水怪”! - 图趣 - 国家地理中文网  
http://www.nationalgeographic.com.cn/animals/protection/7839.html 

我们沿河行走两个月,去寻找已经极其濒危的“马堵山水怪”!

斑鳖晒背,摄于苏州动物园

照片来源:吕顺清/WCS

 

撰文、摄影:高畅

 

  世界上仅存的一只平塔岛象龟 “孤独的乔治”离世后,全球最濒临灭绝的龟鳖类动物这一“殊荣”便落到了斑鳖(Rafetus swinhoei)(中华巨鳖)的头上。斑鳖是目前全球最濒临灭绝的龟鳖类动物。我们所了解到的斑鳖存活个体仅剩3只,分别是饲养在苏州动物园里的一对个体(雄性110岁,雌性90岁,来自于长沙动物园),还有在越南一座水库里的孤零零的一只(可能是雄性)。迄今为止,对苏州动物园那一对斑鳖进行的人工繁殖拯救试验尚未成功。

 

我们沿河行走两个月,去寻找已经极其濒危的“马堵山水怪”!

红河流域卫星图

来源:网络

 

一、马堵山水库寻踪

 

我们沿河行走两个月,去寻找已经极其濒危的“马堵山水怪”!

马堵山水库中的渔场

 

  到达红河的第一天,Steve就指给我看主河道两侧由山溪和瀑布形成的一个个小堆积扇,他说那就是龟鳖可能出来晒太阳的位置了——既不需费力爬坡,也不会擦伤它们柔软的腹部。除了这些沿岸散落的晒背地点之外,马堵山水库的整个西岸几乎是竖直的,风化面上裸露着被河水刨出的砾石。东岸的上游也陡峭,下游则是绵长的缓坡,如果没有钓鱼人围坐,大概也有希望见到晒背的龟鳖。东西两岸之间,是百米宽的混黄的河水,已经于2008年底截流建设水电站,水电站大坝围起了马堵山水库。也许我们将在这里,看到世界上仅存的第四只斑鳖的真容。

 

  我们今年的调查主要是沿着河岸行走,对龟鳖可能上岸晒背的地点进行观察,寻找它们的踪迹;以及布设投饵站,增加目击斑鳖的几率。

 

我们沿河行走两个月,去寻找已经极其濒危的“马堵山水怪”!

Steve G. Platt博士在用望远镜搜寻水面寻找斑鳖踪迹

 

  水库里最惹眼的是密布的养殖网箱。网箱是粗铁管焊成的正方形或长方形大格子,从水面看去,通常组成田字或目字形,以铁皮油桶为浮漂。表面常盖着细目的保护网,防止鱼儿被鹭鸟偷去。有的保护网下能看到密密麻麻的鲢鱼的嘴,一张一翕滤食着混黄的水。据渔民说,截流前的红河水是清澈的。现在每天都有十多吨的鱼饲料被倒进养殖网箱里,据说待到夏季,富营养化的水会因水藻爆发变成绿色。我们抱着希望,也许能在网箱之间,看到斑鳖呼吸时露出的头呢?

 

我们沿河行走两个月,去寻找已经极其濒危的“马堵山水怪”!

马堵山水库中的渔场

 

  库区自由生活的鱼类主要有一种美国引入的鲶鱼、非洲引入的罗非鱼、逃逸的草鱼、野生的小白鱼、鲤鱼等。沿岸租售的野钓场即主攻其中的大型鱼,而小白鱼主要用网捕捞。我们有幸见到了几种渔网和配套设备,捕捞效率很高。至今,没有斑鳖误入渔网。

 

二、栖息地危机——穿越工地

 

我们沿河行走两个月,去寻找已经极其濒危的“马堵山水怪”!

马堵山水库旁高速公路施工现场

 

  我们沿着河岸山腰的土路行走,不时地躲避来往的大货车。西岸陡峭的山体有5处大的河湾,每个河湾都有溪水顺着山谷流下,在谷底形成长达300-400米的河滩,汇入红河。土路顺着红河主干修建,以桥跨过这些河湾。每一处河滩都在施工,挖掘机、钻井机、渣土车于山谷中轰鸣不绝。挖掘机从山谷两壁削切下来的沙石,向下倾填到河滩里,还有些钻井打出的,地下40米的黑色泥浆。所以,溪流和河滩的面貌每天都被新的堆积物改变着。滚石飞沙的工地,竟是Steve去年看到一只小龟晒背的地方。那我们的斑鳖还能去哪里晒背呢?

 

我们沿河行走两个月,去寻找已经极其濒危的“马堵山水怪”!

Steve G. Platt博士在马堵山水库中的施工地查看

 

我们沿河行走两个月,去寻找已经极其濒危的“马堵山水怪”!

马堵山水库旁高速公路施工现场

 

我们沿河行走两个月,去寻找已经极其濒危的“马堵山水怪”!

罗非鱼在做巢

 

三、走访村民与“巨鳖传说 ”

 

我们沿河行走两个月,去寻找已经极其濒危的“马堵山水怪”!

当地渔民描述一只龟的大小

 

  “要四个人抬才抬得动嘛。”但凡进行野生动物现存状况的走访调查,最让人无奈的回答总是“吃过。”然而红河的斑鳖受到了当地政府的庇佑,最后一次捕获的斑鳖被放归红河。在渔民们口耳相传的故事中,三四十年前曾有饭桌大小的巨鳖被捕捞。现已无法考证那究竟是鼋还是斑鳖。

 

我们沿河行走两个月,去寻找已经极其濒危的“马堵山水怪”!

当地渔民帮忙准备饵料

 

  在过去,人们曾以遍尝野味为荣,而在昆明动物所的饶定齐老师带着我们走访的过程中,吃过巨鳖的村民露出避讳的神色,我们看到了野生动物保护意识的普及,这让我们欣慰。由于详细的走访调查已经于15年、16年进行过,村民不愿再重复回答我们的问题。自上一次走访至今,未有发现巨鳖。倘若真的存在,它究竟藏身何处?

 

  我们常常看到水中漂浮着大大小小的死鱼,鱼尸上并没有龟鳖类的咬痕。整个野外期间,唯一的水生爬行动物的发现是Steve看到了一只“基本可以判断是红耳龟”,在水面下潜游。而至今也没有人知道,幼年的斑鳖到底长什么样子。

 

  目前,我们所了解到的斑鳖存活个体仅剩3只,分别是饲养在苏州动物园里的一对个体(雄性110岁,雌性90岁,来自于长沙动物园),还有在越南一座水库里的孤零零的一只(可能是雄性)。

 

我们沿河行走两个月,去寻找已经极其濒危的“马堵山水怪”!

我们沿河行走两个月,去寻找已经极其濒危的“马堵山水怪”!

我们沿河行走两个月,去寻找已经极其濒危的“马堵山水怪”!

我们沿河行走两个月,去寻找已经极其濒危的“马堵山水怪”!

我们沿河行走两个月,去寻找已经极其濒危的“马堵山水怪”!

人工授精

 

  每年,雌性斑鳖都会产下大约100个蛋,但无一成功受精。问题似乎出在雄性斑鳖身上:它的背甲和阴茎都有严重的伤痕,是多年前与另一只雄性竞争对手打斗时留下的,这也给它造成了终生残疾,使它无法给配偶自然授精。

 

我们沿河行走两个月,去寻找已经极其濒危的“马堵山水怪”!

人工授精之后

 

我们沿河行走两个月,去寻找已经极其濒危的“马堵山水怪”!

Steve G. Platt博士在当地渔民的帮助下准备架设饵站

 

  经过两个多月的辛苦搜索,项目团队没有看见可以作为存活证据的鳖,也没有诱捕到任何有用的东西。事实上,斑鳖已经被动物学家们冠上了“僵尸物种”的绰号,以形容那些仅仅剩下一个或者几个寿命很长的个体(“活着的死者”),但因为无法产生后代而不可避免地走向灭绝的种群。尽管如此,如果能够搜寻到野外存活的斑鳖,则可以通过繁育避免这种物种的灭亡。为此,项目团队还会继续搜寻,永不言败。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