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思特

5000人涌进紫金山观萤火虫 已对萤火虫产生影响

 5000人涌进紫金山观萤火虫 已对萤火虫产生影响_搜狐公益_搜狐网  
http://www.sohu.com/a/161617294_115864 

“以前站在这片森林中,萤光如同一片会呼吸的海。”每年7月的南京东郊风景区,静谧的古建筑泛着幽光,群青色的丛林中,萤火虫的微光繁星般点亮道路。

这幅类似电影《阿凡达》中的画面,引来了全国各地的游客和摄影爱好者。然而,灯光、噪音、尾气也给这些被誉为环境指数“风向标”的昆虫带来灾难。根据昆虫专家的统计,近年来南京东郊景区的萤火虫数量,相比不为人知时已有所减少。

5000人涌进紫金山观萤火虫 已对萤火虫产生影响 - 梅思特 - 你拥有很多,而我,只有你。。。

这样的萤火虫美照是吸引很多人前往南京东郊赏萤的原因。

新闻背景

南京摄影师“带火” 萤火虫观测

南京东郊风景区的萤火虫为全国知晓,摄影师是最大的“推手”。2013年开始,越来越多的摄影爱好者,把镜头瞄准这里。

6月15日,朱先生又来到紫金山灵谷寺,蹲守在蚊虫出没的草丛,摸黑架好摄影设备,等待与一群发光的小精灵“一期一会”。这距他第一次拍摄萤火虫已经过去5年,在这段时间内,他逐渐成为南京萤火虫拍摄领域的“大V”,也逐渐成为保护萤火虫的发声者之一。

时间回到2013年,朱先生偶然在网上看到一组南京东郊风景区萤火虫的照片,“很美,震撼,我想自己去看一看,拍一拍。”

“第一次拍摄,快门线忘记带,而且白天还下了雨,天气特别闷热,也没想好要拍成什么样,反正就来了,连哪里萤火虫多都不太知道。拍摄参数和注意事项都是在网上找的。”朱先生说,当时他找个草丛就猫了下来,开始架机器、对焦、设定参数,多次调试之后,不知不觉天已经黑下来了。

刚开始朱先生还有点害怕,当一点一点萤火虫的微光出现后,他完全忘记了黑暗,“我感觉自己和周围的环境融为一体,萤火虫像小精灵在身边飞舞,很平静。”

第一张萤火虫照片画面简单平意,朱先生简单用美图秀秀加个滤镜,就发到了微博上,“我那个时候就是想拍出来炫耀一下,就很有成就感。”

朱先生说,他很喜欢看别的摄影师拍的萤火虫,这样可以学习如何构图和处理复杂光线,“因为萤火虫的轨迹是不可预测的,所以拍出来的每张照片都不同。”

现场直击

萤火虫季近尾声,和美图差距不小

南京东郊的这处萤火虫观赏地已经成为南京夏日的名片,天南海北的游客来到这里,都想探寻那片奇妙的“梦幻之地”。

7月25日晚7点,天色渐晚,气温仍保持在37℃。南京风景区一处空地石阶旁,围满了游客。与白天的热闹不同,晚间游人的目的只有一个——观赏萤火虫。

从上海来的唐先生已经架好摄影机,他从网上发现这里是萤火虫拍摄的“胜地”。一旁的小李和小唐是在南京读书的学生,她们在微信朋友圈看到萤火虫美图后,赶来将摄影机对准了草丛。炙热的天气和繁多的蚊虫,让她们不得不取出扇子,踱来踱去。

昏暗中,游客也越来越多,不少人手中抓着节点燃的蚊香,空气中飘着驱蚊水的味道。由于景区没有夜间照明,不时有游客打开手机电筒看路,很快就会引来摄影爱好者大喊“不要开灯”。这样的片段,几乎每5分钟就会发生一次。

紫牛新闻记者观察了两个小时,流萤漫天的景象并未出现,不少游客感叹,“和图片上看到的差距不小啊……”

熟悉环境的居民对此表示,萤火虫最多的时间是7月中旬,现在观赏已经到了尾声,8月中旬这幅景观就将“下架”,“而且最近天气太热,一定程度上也减少了它们的活动,想看美景也要看天气的。”

专家观点

人流量越大萤火虫数量就越少

萤火虫对环境的敏感度非常苛刻,是生态好坏的指示物种。它们受光照和水资源的影响最大,紫金山的水质非常优秀,又有避开城市灯光的黑暗环境,所以会大量出现。

“近年来,不少环境指标性生物还是在增多的,我住在南京东郊附近,近些年家里的小区都能看到萤火虫,甚至河西这些繁华地段,很多小区里也能看到萤火虫的踪迹。”研究昆虫数十年的张松奎老师认为,“在南京很幸福,全国都没有几个这样的萤火虫发生地。”

“根据我多年来的观察,大量观萤的市民,对萤火虫数量有一定影响。”张松奎也表示,他曾连续几年站在景区门口测算人流量、再深入山林定点观测萤火虫数目,结论显示,人流量和萤火虫数目宏观上成反比关系。“虽然这只是一个观察的大致数据,但对于萤火虫保护来说还是有意义的。我最近在国外开一些学术会议,也会受邀讲一些国内的萤火虫保护,但是听完了外国介绍的保护措施,我这个心里也没底,因为我们确实做的还不太够。”

焦点关注

紫金山观萤的人多到什么程度?

5000人涌进景区,最佳区域没地方站

中山陵园管理局保卫处杜陈说,他们进行过统计,在6月底到8月中旬这两个月的观测季里,每天晚间涌入景区的游客平均达到2000到3000人,最多的时候一度超过5000人。景区不得不将车辆的管制时间延长到夜里,社会车辆一概拦在灵谷景区大门外,并在晚间免费开放了该景区东侧的停车场。

“以前偶尔夏天会有一些自然学科的专家来观测,但几年前部分媒体曝光地点后,来看萤火虫的市民车辆,从钟灵街一直停到五棵松。观赏最好的区域,人多到没有地方站,甚至有人跑进草丛中拍摄。”中山陵森林管理处牛劲潇所长说。

扎堆拍萤火虫造成了什么后果?

有人现场开班教拍照,影响生物栖息

牛劲潇一家四代人都为紫金山这片森林服务,用他的话说是“祖传守山人”。“森林也像任何生命体一样需要休息,飞禽走兽都需要安静的夜晚觅食、喝水,近年夜间来山里的人增多,不光影响了萤火虫,对紫金山上的生物栖息多少也造成了一些影响。”

据了解,拍摄萤火虫主要通过数十秒的曝光,将肉眼不能感受到的光线全部记录在画面中,营造出流萤漫天的景象。牛劲潇认为,这种艺术手段加工后的美图,虽然有一定科普宣传作用,但是吸引来的大量游客适得其反,“这里成为摄影胜地后,到处是扛着三脚架的摄影爱好者,有的人带来各种道具,甚至有不自觉走进丛林里拍摄。”

紫牛新闻记者了解到,景区内一度还有人办起拍摄萤火虫的培训班,夜间来到公园里讲课,后被工作人员劝离。

保护“小精灵”,我们应该怎么办?

换个地方吧,其他公园也有萤火虫

牛劲潇说,“其实大家没必要都盯着这里,现在整个景区很多地方都能看到萤火虫,南京市内的不少公园、小区也都能看到。”对于萤火虫,景区一直持保护的态度,不想以此为点吸引游客,“我们晚间一直是对市民开放的,既不可能关门了事,也不会对市民收费。我们和高校、志愿者协会合作,每年不仅安排保卫人员,还有很多志愿者执勤。”

“国外的管理经验也值得借鉴,在萤火虫发生期就介入管理,帮助它们发育生长。保护区内会有大量专业人员维护秩序,宣传自然知识。”张松奎还提到,“规定线路是国外不少自然保护区的措施,人们只在步道上行走、观察,对保护栖息地有很重要的作用。”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