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思特

迁徙劫⑦|蒙谁呢?画眉人工难养却大量现身鸟市,来源还合法

 迁徙劫⑦|蒙谁呢?画眉人工难养却大量现身鸟市,来源还合法_绿政公署_澎湃新闻-The Paper  
http://www.thepaper.cn/newsDetail_forward_1568867 

【专题】迁徙劫

迁徙劫⑦|蒙谁呢?画眉人工难养却大量现身鸟市,来源还合法

澎湃年终报道·迁徙劫:放一条生路,让候鸟能继续飞【点击图片查看详情】

从成都天府广场坐车向西北方向1小时到成飞宾馆,沿着坑坑洼洼的小路前进几百米,便可以听见画眉鸟哀婉的鸣叫。
这里就是素有“西南最大鸟市”之称的成都青羊鸟市。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走访统计,该鸟市里画眉鸟总数逾千只,是占比最大的销售鸟类。
多位护鸟志愿者表示,市场里销售的画眉鸟其实均来自野外非法捕捉。

迁徙劫⑦|蒙谁呢?画眉人工难养却大量现身鸟市,来源还合法 - 梅思特 - 你拥有很多,而我,只有你。。。

被囚在笼中的画眉鸟
日前,成都青羊区林业与园林管理局办公室一位工作人员向澎湃新闻(www.thepaer.cn)表示,青羊鸟市的商户所销售鸟类来自广西、云南等地,且商户均提供了所售鸟类来源的合法证件,至于这些鸟类是否为野外非法捕捉,“应该是对方省份的监督职责”。
吊诡的是,画眉并不在国家林业局公布的《商业性经营利用驯养繁殖技术成熟的陆生野生动物名单》中,专家也表示画眉目前并无成熟的人工驯养繁殖技术。但青羊鸟市中,经营者却都能提供鸟类来源的合法证明,包括供货商的野生动物驯养繁殖许可证。
这是中国许多鸟市的共同问题,许多鸟类明明难以大规模人工驯养繁殖,但鸟贩却可以取得野生动物驯养繁殖许可证。管理部门看到驯养繁殖经营许可证后,即批复其合法,并不会对鸟的真实来源进行核查。

迁徙劫⑦|蒙谁呢?画眉人工难养却大量现身鸟市,来源还合法 - 梅思特 - 你拥有很多,而我,只有你。。。

驯养繁殖许可证
北京师范大学生态学研究所副所长、国际鸟类委员会委员张正旺教授说,驯养繁殖许可证作为一种前置行政许可,在办理驯养繁殖许可证后,如何保证经营利用的鸟类均来自人工繁殖,仍缺乏有效监管。现实中,可能存在以行政许可为掩护,从事野外非法抓捕进行鸟类销售的情况。
他建议,主管部门应对获得野生动物驯养繁殖许可证的企业加大监管,要求其提供繁殖成功的证明,并对繁殖成功的数量和进入市场的数量做详细记录,定期检查。
鸟市里画眉是驯养还是野生的?
不到篮球大的鸟笼4-6只并排一层,一垛6层,每只鸟笼都关着一只画眉鸟。每当有人靠近时,笼中的鸟就会叫得更加响亮,伴着翅膀挣扎的声音。
青羊鸟市被当地媒体称为“西南地区最大、最规范、唯一一个经政府批准的专业鸟市”。
每周三和周日,是青羊鸟市赶场的日子,市场里画眉、八哥、鹦鹉、百灵、绣眼等鸟类麇集。
目前,青羊鸟市有43家店铺,专门从事画眉鸟销售的店铺有10多家。澎湃新闻粗略统计,每家库存的画眉鸟都在一百多只,合计总数超过千只,成为青羊鸟市占比最大的销售鸟类。
画眉鸟一般用来观赏,有些则被用来打斗甚至赌博。顾客们一边挑选漂亮或有打斗天赋的鸟儿,一边与店主讨价还价。在这里,一般每只画眉鸟的价格都在200-300元,有些可以卖到每只500元。
澎湃新闻以买家身份走访多家画眉鸟店铺,每当被问及画眉鸟的来源时,店主均称是“驯养的”。当追问进货渠道驯养场所时,店主称来自“外地”,但对更多细节避而不谈。
一位销售画眉鸟的店主则向澎湃新闻透露,他所销售的画眉鸟来自绵阳,“都是外面抓的”。
这位店主说,他听说一些人工驯养的画眉都是“耙耳朵”(四川话,怕老婆之意),没有斗性,也不喜欢鸣叫,销售困难,因此市面上的画眉鸟一般都是野生的。
这位店主还称,野外捕捉画眉有风险,因此捕鸟人不会公开售卖。销售者一般都是上门自取,一次一般进货二三十只。拿货时不允许挑选,不过遇到“母子”(雌性画眉)可以退货,因为“母子”不鸣叫。
在一家同城网上,一位自称来自绵阳平武的捕鸟人士也告诉澎湃新闻,他销售的画眉鸟均是自己捕捉的,成都不少鸟贩在他那里拿货,有时也会销往云南、贵州等地。他介绍,一般刚捕捉的生鸟价格不高,拿货量大每只几十元可以成交。
画眉目前无法大规模繁殖生产
多位鸟类专家告诉澎湃新闻,目前只有极少数野生鸟类可以通过人工驯养大规模繁殖,多数世面上的鸟类来自野生是公开的秘密。
澎湃新闻记者注意到,2008年8月,国家林业局发布《商业性经营利用驯养繁殖技术成熟的陆生野生动物名单》,其中鸟纲包括鹦鹉、十姐妹等25种,但并不包含画眉鸟。
西华师范大学教授周材权是国内最早从事画眉鸟驯养繁殖的专家。2008年,他带领的团队选择16对野生画眉进行人工驯养繁殖,但到2013年前后,产卵30多枚,但仅孵化出两只幼鸟,母鸟则仅剩下一对,这次试验宣告失败。
周材权告诉澎湃新闻,人工驯养画眉鸟的困难在于,群养时鸟与鸟之间容易打架,16对画眉鸟许多都是相互打斗致死的;如果每对单独笼养,则成本太高,需要的空间较大。而幼鸟对生存环境应激反应强烈,遇到打雷等巨大声响会受惊吓,许多幼鸟都会被雷声惊吓而死。
周材权说,没有办法群养意味着无法进行大规模繁殖生产,目前,他尚未看到国内有大规模人工驯养画眉成功的案例,对于市面上销售的画眉鸟,“十有八九是野外抓的”。
周材权告诉澎湃新闻,四川境内的平武、青川、北川等地的野生画眉,品质很好,主要表现在斗性强。他说,有一种“斗眉”,有些人将其挑选训练,作为赌博工具,一只可以卖到10万元。
以画眉鸟作为斗鸟的市场早已成型,通过QQ群搜索可以发现很多类似群。
不仅画眉,多数野生鸟类通过人工繁殖都存在困难。张正教授旺告诉澎湃新闻,目前除了鹦鹉、十姐妹等少数鸟类可以进行人工驯养繁殖外,其他鸟类都很难进行人工繁殖。
“市面上的鸟类除了鹦鹉等常见鸟外,其他基本上都是野外抓的。”成都观鸟会理事长沈尤说,有些野生鸟类可以“一窝一窝的繁殖”,但大多数野生鸟无法实现常态化的人工繁殖。

迁徙劫⑦|蒙谁呢?画眉人工难养却大量现身鸟市,来源还合法 - 梅思特 - 你拥有很多,而我,只有你。。。

笼中全是画眉
沈尤说,几乎每个城市都有鸟市,所面临的问题与青羊鸟市相似,其鸟类来源备受质疑,只是青羊鸟市历史比较久,规模较大,更容易引起关注。
“如果严格依法管理,这些鸟市都不应该存在。”沈尤说,此前一些爱鸟人士建议将青羊鸟市关闭,但后来又顾虑到,毕竟市场需求在,关闭青羊鸟市后,可能在别的地方形成隐蔽的地下鸟市,届时会给疫情检查等监管带来更多麻烦。
“如严格依法管理,这些鸟市都不应该存在”
青羊鸟市的直接管理单位——青羊区林业与园林管理局办公室一位工作人员告诉澎湃新闻,青羊鸟的经营者都提供了鸟类来源的合法证明,包括野生动物经营利用许可证、供货商的野生动物驯养繁殖许可证、以及与供货商签订的购销协议等。只要具备这些证件,青羊区林业与园林管理局就会给鸟市办理办理批复,允许其经营。
澎湃新闻获悉,今年以来,青羊区林业与园林管理局改变此前统一给青羊鸟市做出经营批复的做法,转为针对每家商铺进行审批。
今年3月,青羊区林业与园林管理局对青羊鸟市4-34号商铺的申请做出批复,这份批复写明,“同意你单位从合法养殖单位购进画眉等人工养殖的野生动物用于销售。”
画眉鸟并不在《商业性经营利用驯养繁殖技术成熟的陆生野生动物名单》中,目前也并无大规模人工驯养繁殖的技术,管理部门做出同意画眉等野生动物销售的批复,是否对来源有过质疑?
青羊区林业与园林管理局办公室上述工作人员告诉澎湃新闻,他们只能根据有无野生动物驯养繁殖许可证等判断其是否合法,至于源头问题,“可能不在我们的监管范围,应该是对方省份的职责。”

迁徙劫⑦|蒙谁呢?画眉人工难养却大量现身鸟市,来源还合法 - 梅思特 - 你拥有很多,而我,只有你。。。

驯养繁殖许可证
四川青川县林业局一位朱姓工作人员告诉澎湃新闻,办理野生动物驯养繁殖许可证并不困难,审批部门不收取任何费用,重要的是提供驯养繁殖野生动物的合法来源,比如引种企业的驯养繁殖许可证、或猎捕证、执法查没物品处理文书等。此外,规定所要求的野生动物救治及饲养人员技术能力证明,即职业兽医师资格证。
成都观鸟会理事长沈尤告诉澎湃新闻,按照《野生动物保护法》的规定,在对野生动物的狩猎、饲养、运输和销售的每个环节,都设置了行政许可,但现实中更多的监管力量集中在销售终端,很难对野生动物真正起到保护作用。
“没买卖就没有伤害。”沈尤认为,养鸟在中国有着悠久的传统,如今这种传统已演变成庞大的市场需求,鸟市的混乱现实,并不完全是监管部门的责任,改变根深蒂固的观念尤为重要。
沈尤说,要杜绝鸟类的非法捕捉和交易,需要加强教育和宣传,改变全社会与鸟类相处的方式,“如果要观鸟,就应该在野外”。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