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思特

什么动物不能吃?

 什么动物不能吃? | 公益服务网 | NGO发展交流网  
http://www.ngocn.net/news/2016-12-27-2be8eecca8fbf67f.html 
全世界人民都在吃哪些“奇奇怪怪”的动物?又从来不吃什么动物?今天我们来聊聊关于吃肉的禁忌,本期推荐Donna-Mareè Cawthorn和Louwrens C Hoffman发表在Meat Science上的“Controversial cuisine: A global account of the demand, supply and acceptance of “unconventional” and “exotic” meats”(有争议的菜:“不常见”和“奇异”的肉类在全球的需求、供应和接受情况)一文,文章基于以往文献,通过全世界几种动物肉(狗、马、袋鼠、海洋哺乳动物、灵长类、啮齿类、爬行类动物)的食用地区和相关争议来展示复杂的肉食禁忌。

理论视角


在不同国家、文化社会中,人们对吃某种动物特别反感或者有禁忌,这是什么原因导致的呢?对此,存在三种不同的理论视角:

(1)功能主义认为这些肉类的禁忌来自于它们的实际效用,不吃这些肉是有利健康。功能主义学者的主要观点是,特殊的肉类禁忌间接地推动或者维持自然资源的有效利用,以免当地生态过度开发。但是,这种解释有时却站不住脚,也就导致了另一种解释视角——符号性的解释。

(2)符号主义解释,大量的跨文化证据表明某些动物获得了象征性内涵,使得食用这些肉不可接受。无论是基于宗教还是传统信仰系统,这些禁忌常常与洁净和污染相关,或者认为这些动物是“神圣”或者“污秽”的(Douglas,2003)。

(3)心理和情感解释,虽然有一些证据同时支持功能论和符号论,Fesselr和Navarrete(2003)认为,这些解释都没有考虑肉食的普遍中心性,这两种理论都忽视了潜在的逻辑、情感说服的过程和经验。Serpell(2011)从情感领域进一步拓展,认为消费特定动物的文化禁令代表一种心理应对机制,允许个人稀释和减轻他们的杀害和吃动物的道德责任。因为不像其他的猿类,人类进化出了同情心和拟人化思考的能力。因此,人类可能特别不愿意杀死和吃那些他们认为聪明的、与自己有相同感受的动物,这些特征成为恶心的来源。与此类似,吃那些被看作是同伴或者宠物的动物常常被认为野蛮和道德败坏的。

显然,人们区分动物的方式会影响人们对吃这些动物的可接受程度。文章作者通过考虑对特定的、非常规的动物的需求、供应和态度来展现这种复杂性,这些动物包括:狗、马、袋鼠、海洋哺乳动物、灵长类、啮齿类和爬行类动物。下图1展示了以上这些动物在全球被消费情况:

什么动物不能吃? - 梅思特 - 你拥有很多,而我,只有你。。。

( 图1 全球动物消费情况 )


文章的核心部分详细阐述了7种动物(种类)的实际消费情况及相关争议,下面将一一呈现:


吃狗肉已经有千年的历史,有证据表明,狗肉作为亚洲美食可以追溯到公元前500年,在波利尼西亚、拉丁美洲、美国印第安人吃狗肉的历史也同样悠久,然而对于欧洲人来说,只有在困难时期他们才可能会吃狗肉。现今,每年全球的狗肉消费量达250万只。在韩国、中国还有北越南,尽管在这些地区并不是日常食用,狗肉还是一种特殊的传统的食物。其他消费的地区还有中西非、柬埔寨、泰国、印度尼亚、瑞士、菲律宾和香港。

争议:对于吃狗肉的地区来说,吃狗肉不仅仅是出于口味偏好或者经济理性,而是深深地嵌入传统实践中,并有很强的符号价值。西方社会则完全相反,认为狗是不能吃的,部分是基于对传染狂犬病的负面印象,大部分反对吃狗的人更多是基于强烈的情感,他们视狗为珍贵的宠物、好伙伴甚至是家庭成员。在韩国,狗肉买卖成为一项灰色交易,既没有完全被法律禁止也没有被取缔。许多韩国人认为,禁止他们吃狗肉是西方文化的侵略,因此反对吃狗肉的运动并没有改变这一传统,甚至还起到了相反的效果。


早在马被驯化之前,人类就开始吃马了。在马驯化后的三千年里,吃马肉在部分社会中是被接受的,但随后,许多社会渐渐基于宗教、文化原因禁止吃马肉,特别是在说英语的国家。现在在中欧一些国家,例如意大利、法国、比利时、德国和荷兰等地区的人会吃马肉。从全球范围来说,中国、哈萨克斯坦、墨西哥等地马肉消费量最高,而英国、美国、澳大利亚几乎没有消费。根据数据显示,2013年全球马肉和骡子肉产量分别为785185和211842吨,占全球肉类产量的0.3%。

争议:英语国家和非英语国家对马的态度和文化含义上存在着巨大的差异。普遍认为,英语国家对马肉的排斥是根植于宗教,是受到基督教传播的影响。基于宗教和文化原因,犹太人、穆斯林、印度教徒和虔诚佛教徒都不吃马肉。与狗相似,对马肉的接受程度与它们在人们日常生活的角色相关,和人们对其“似人化”程度的认知。马有点像人、非常的聪明,那么吃马肉则被认为是恶心的。对马情感上的认知大部分来源于电影和故事中它们英雄的、人格化和神秘的形象。因此,马是介于可食用肉类和宠物之间的一种特别的生物。

袋鼠


澳大利亚原住民喜食袋鼠肉已有4万年的历史了,碳烤多汁的尾巴是一道独特的风味。1788年欧洲早期移民就开始猎杀袋鼠了,现在澳大利亚袋鼠肉市场行情很好,但是城里人不怎么吃。近些年,澳大利亚70%以上的袋鼠肉出口,大部分被运往欧洲和俄国。袋鼠肉也是做狗粮或猫粮的重要材料。

尽管澳大利亚立法严禁猎杀大部分种类的袋鼠,但是在澳大利亚乡村地区有几种袋鼠数量繁多,破坏牧场、庄稼,影响畜牧,因此澳大利亚的部分州决定有几种袋鼠可以用于商业用途,这样既可以缓解袋鼠对环境的破坏也可以增加收入。

争议:澳大利亚人对于吃袋鼠的态度呈现两极分化。支持者认为控制袋鼠数量有利于保护环境,而许多澳大利亚人似乎根深蒂固不愿吃在他们国家徽章上的标志性动物,因为袋鼠很可爱、对人类友善,又因为袋鼠是在野外生长的,肉可能不卫生,所以很多人将其视为宠物的食物。此外,许多澳大利亚人不喜欢的原因是袋鼠肉看起来太暗、吃起来太硬、味道不好和不知道怎么做。


海洋哺乳动物


海洋哺乳动物包括129种依赖水环境维生的不同的物种,这个群体包括完全水生的鲸类动物(鲸、海豚、鼠海豚)和海牛纲(海牛、儒艮),以及半水生鳍脚类(海豹、海狮、海象),北极熊和水獭。日本是海洋哺乳类动物消费量最大的国家,每年日本单独消费量达6000吨。

争议:尽管人类消费海洋生物历史悠久,但近四十年来成为世界最有争议的环境议题,这一议题可以被称为“文化冲突”,已经造成了那些主张资源可持续利用和反对食用这类动物的西方社会之间的紧张。虽然这些争论一次又一次地延伸到所有的海洋哺乳动物,但是捕杀鲸始终处于争论的核心,日本则处于被批评和跨国反捕鲸运动的中心。

为什么西方社会对鲸的态度如此特别呢?鲸肉在道德上为什么比猪牛肉更值得商榷?人类学家Arne Kalland(2013)认为这种反对的态度不仅仅是基于对濒危生物的担忧,更深刻地反映出鲸在当代社会思想中神圣、类人的甚至是图腾的地位。Kalland将此称为“超级鲸神话”,认为鲸是天真的、濒危的、聪明的、和平的、巨大友善的生物。因此,捕杀鲸被视为由贪婪带来的一种野蛮和残酷的行为。

另一方面,赞成捕鲸的人则认为捕鲸是日本文化遗产,他们认为自己的文化正在被侵犯。也有人认为西方环保主义者和国际捕鲸委员会持有双重标准:不允许日本人去捕猎没有濒危的小丑鲸,而美国却可以竭尽保证阿拉斯加因纽特人有猎杀被认为濒危的弓头鲸的配额。

灵长类动物


在肯尼亚发现的证据显示,大概在40万到70万年之前,类人猿就会捕食其他灵长类动物。如今,灵长类动物依然是亚马逊印第安人的重要的食物。在西非和中非的几内亚-刚果热带雨林、马达加斯加和亚洲也有人吃这类动物。

争议:在大多数的西方社会,灵长类是不能吃的。不能吃的确切原因并不清楚,可能是因为对这种肉不熟悉或者可能有害,也可能是因为对吃“似人”动物深层的反感,它们处于食物链的高端并且明显能够感觉痛苦。

宗教是影响人们是否接受灵长类作为食物的重要因素,穆斯林、印度教及佛教徒被严禁吃这种肉。尽管并非出于保护的目的,传统禁忌和图腾信仰在过去确实起到了保护一些濒危灵长类动物的作用。

啮齿动物


现今有89中啮齿动物成为肉类的来源,其中大多数被视为对农业有害,主要消费的地区有:非洲、亚马逊河流域、印尼等地。

争议:许多西方社会对啮齿类动物肉,特别是鼠科,抱着高度怀疑的态度,因为它们常常与污秽和疾病相关。世界范围内,宗教毫无疑问也是影响消费啮齿动物的重要因素,穆斯林和犹太人不吃这种肉。而在热带,一些习俗和传统信仰型塑了当地人接受这种肉类。

爬行动物


爬行类动物由许多灭绝类群和四个现存的种类组成:鳄目(短吻鳄,鳄鱼,凯门鳄,大鳄鱼),有鳞目(蛇,蜥蜴,鬣蜥,壁虎),龟鳖目和喙头目。除了取肉,它们还为人类提供皮、蛋、血、油和骨头。人类用以制作工具、装饰品、药品和宗教物品。

鳄鱼肉消费最多的地区是非洲、澳大利亚、非洲和美国。几种有鳞目对于某些地区来说是重要的食物。中国和越南吃蟒蛇肉,美国、墨西哥和巴西地区响尾蛇很受欢迎。龟鳖目则是四种中消费最多的,335中已知的乌龟中60%或已经灭绝或濒临灭绝。

争议:与其他物种不同,在西方世界爬虫类的肉似乎接受程度较高,重要的原因是宗教影响,虽然犹太教严禁吃这类动物,但是基督教允许、墨西哥的天主教徒将海龟视为鱼类来食用。此外,食用爬行动物与否也受到地区和民族文化的影响。

结论


文章通过肉食禁忌展示出:对不同的国家和地区的人来说,不同的动物对于他们有着不同或者矛盾的意义,并且这种矛盾的观点不仅存在于西方和其他社会,还存在于那些消费这些动物的国家内部。狗和马在许多社会中被当作宠物和伴侣,消费该种肉食就类似吃一个家庭成员,而袋鼠和海洋哺乳动物(特别是鲸目动物)已经被一些消费者认为是魅力动物或是图腾象征,以至于太特别而不能吃。肉食禁忌很难单独通过功能主义来解释,因为它们还受到符号和心理情感因素的影响,并且常常与传统的信仰体系交织在一起。

你吃什么肉不吃什么肉或者完全不吃肉,一方面受到小家庭的影响(偏好),另一方面也受到大环境的影响(资源)。当你认为吃什么肉是很恶心的时候,先不要急着下定论认为别人的口味是原始或粗鄙的,毕竟食物链顶端的贝爷可是什么都生吃的。一个人对食物的认知是宗教、文化等观念或习俗型塑的结果。沙漠中爬行的一条蛇对于你来说是恐怖的,而对于另一些人来说只是行动着的蛋白质而已。

文献来源:
Cawthorn, D. M., & Hoffman, L. C. (2016). Controversial cuisine: A global account of the demand, supply and acceptance of “unconventional” and “exotic” meats. Meat science.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