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思特

猫狗绝育人士的自白:不愿绝掉它们的孩子,要绝掉的是流浪

 猫狗绝育人士的自白:不愿绝掉它们的孩子,要绝掉的是流浪_快看_澎湃新闻-The Paper  
http://www.thepaper.cn/newsDetail_forward_1598984 
一条打过麻药的白色贵宾被摆上木制桌子,舌头耷拉在外。四条细腿用绷带绑住,固定在桌腿上。因皮肤病被剃光了毛的小肚子袒露出粉嫩的皮肤,面前穿着白大褂的女人拿起手术刀朝上面划去。
一场绝育手术正在上海普陀区某二居室的客厅里进行。空气里充斥着动物的奇特气味,另一间关着门的屋子里是做过手术的12只流浪狗和两只流浪猫。
“我那么爱动物却做绝育,这该是怎样的无奈”
从天津坐了11个小时的火车,这是网名为“沧海”的绝育医疗队负责人到上海后24小时内做的第九台手术。
马路边,小区里,公园内等地方经常能看到流浪猫狗的身影,对他们的处理问题不仅是爱心人士长期关注的话题,更是城市发展中很重要的环节。据沧海介绍,猫一年能生3胎,每胎可达5、6只。“这个流浪的群体像倒金字塔一样无序地繁衍,”沧海对澎湃新闻记者说道。
沧海曾在宠物医院学习动物绝育专业。三年前她在天津街头的一家早点摊里看到一只母猫,“当时猫妈妈奶腺那么老长,就滴着嗷嗷地找孩子。”一问才知道是老板嫌母猫生崽不捕老鼠,就把小猫扔了。“我太心疼了。当时我就脑子一热跟他说,我说我不要钱,我帮你把你的母猫做绝育吧,”从此沧海就走上了免费为各地流浪动物做绝育手术的道路。

猫狗绝育人士的自白:不愿绝掉它们的孩子,要绝掉的是流浪 - 梅思特 - 你拥有很多,而我,只有你。。。

流浪动物生存环境恶劣,不加节制繁衍下来的下一代存活率低。据珑儿宝贝介绍,在一次救助过程中她看到一只母狗从垃圾桶里扒出垃圾衔回下水道旁边的窝。“到处是霉的窝里躺着11只刚出生的小奶狗,”回忆起当时的情景,珑儿宝贝立刻红了双眼,“那之后我就决定一定要给流浪动物做绝育。”

猫狗绝育人士的自白:不愿绝掉它们的孩子,要绝掉的是流浪 - 梅思特 - 你拥有很多,而我,只有你。。。

“我觉得能给它们做了绝育,让它们至少在流浪的时候不再拖儿带女。”据沧海介绍,适龄绝育也就是六个月大之后做手术,不但对流浪狗很必要,对家养宠物也很重要。岁数大了的猫狗会得疾病,很多都是没有做绝育引起的。
沧海每年有上千台的手术,只要是收养超过20只流浪动物的固定喂养站找到她,她都会免费提供绝育医疗服务,无论在那个城市。“我这么爱动物的人却来做绝育,却不让他们到这世上来了,这该是怎样的无奈啊,”沧海对澎湃新闻记者说。
“也许它这一生就这一次开腹腔的福利,却是在一家公共厕所里”
做过手术的流浪狗被安置在另一间房内,“珑儿宝贝”希望这样能提供一个隔离安静的休息环境。12只狗各自在一个笼子里,暖气24小时开着,狗身上浓烈的气味挥散不去。下身的伤口用旧衣物包裹起来,有些渗出了殷红的血迹。就地进行的手术,没有专业的消毒环境,自备的药品,术后缺乏专业护理,这些都是免费为流浪狗绝育的沧海一直面对的质疑。“我愿意为每一只狗提供最好的医疗服务,但是条件不允许,我们还是要冒着风险做”,沧海告诉澎湃新闻记者。
据沧海介绍很多固定喂养点的条件是很差的。她曾经在北京的公共厕所里为一只流浪狗做绝育手术,做完后她一边擦滴在地面上的血迹,一边止不住地哭,“我不是可怜自己给人擦厕所,我是可怜这些流浪动物,也许它这一生就这一次开腹腔的福利,却是在一家公共厕所里。”

猫狗绝育人士的自白:不愿绝掉它们的孩子,要绝掉的是流浪 - 梅思特 - 你拥有很多,而我,只有你。。。

绝育手术可以做到免费,但手术本身总是要有成本的,从医疗器械到医药用品是一笔不小的费用。为流浪动物缝合的可吸收蛋白线一根10块钱,每次手术都是大量的消耗。手术成本一部分靠好心人捐赠,很大的一部分还是靠沧海自己支付,手术需要的麻药因为国内缺乏,沧海都是一直托朋友从法国购买。
沧海希望将来有钱了开一个专门做绝育的工作室,“我还要招上好多大夫,我现在已经攒了两张手术床了。我想不久的将来,会出现更多站出来的人,”沧海告诉澎湃新闻记者。
“父母不知道我这样,如果知道我就干不了了,”采访前沧海向澎湃新闻记者要求带口罩出境,为了不让家人认出,“都说这是好人,但谁也不愿意自己家出这么个好人,”做流浪救助的人也都不约而同地选择用网名交流。
“我们绝育掉的是流浪,是痛苦的延续”
20分钟后,沧海缝上了最后一针,一直等在一旁的“珑儿宝贝”上来为白色贵宾穿上黄白相间的狗外套,双手轻轻地抱起它。麻药还没退去的白色贵宾一动不动地依在她身上,“她叫小雪,因为得了皮肤病被遗弃了,你看她多好看啊其实,”“珑儿宝贝”抱着小雪朝向澎湃新闻记者说到。
2014年“珑儿宝贝”在路边捡了第一只白色博美,“它当时看我的眼神就像是在说带我走吧,”从此她开始了救助流浪动物的道路。
“养了它就请你对它负责,请不要遗弃它,”沧海对着澎湃新闻记者的镜头说到。网上有不少人指责沧海这样给流浪动物做绝育的医生是凶手,会下地狱。沧海一直向澎湃新闻记者强调说:“与其让它们生出来扒垃圾,被车压,被端上餐桌,我宁愿下地狱也要给他们做绝育手术。”
“最根本还是要依靠国家政府的,”沧海说到。很多国家有专门的法律规范对饲养动物进行保护和管理,并且对遗弃动物等行为作出明确的法律限制或课以严厉的惩罚。“我们也应该建立正规的犬舍猫舍,杜绝私人繁殖,没有买卖就没有伤害,”沧海说到自己的观点。
“我们绝育掉不是猫猫狗狗的孩子,我们绝育掉的是流浪,是痛苦的延续,” 结束手术的沧海开始收拾装备准备连夜赶到下一个救助点。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