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思特

台湾流行观赏萤火虫:曾经穷途末路的物种成为了珍宝

 台湾流行观赏萤火虫:曾经穷途末路的物种成为了珍宝_绿政公署_澎湃新闻-The Paper  
http://www.thepaper.cn/newsDetail_forward_1647516 
曾经夜宿台南乡下一家民宿,窗户对着稻田,入夜蛙叫虫鸣,愈显人静月明。披衣出门,试探着走进夜色,坐在檐下暗影里的农夫主人在身后提示:“贵宾,路上有火金姑。”台湾人将萤火虫称为火金姑。我捕捉到他语气里的自豪,大着胆子“配合”他走进乡间小路,与三三两两的萤火虫相遇。
当田园、无污染成为人类的奢侈品,那些已经在农药中穷途末路的物种也成为珍宝。萤火虫除了电影渲染出的浪漫气息外,也象征着相对干净的河流和土地,象征着湿润的树林,因此,成为台湾近些年的旅游新看点,也带动了赏萤这一新流行。
带动生命教育
每年三月下旬开始,台北市动物园都会举办“恋恋火金姑”亲子研习营,邀请大人带着孩子夜访动物园昆虫馆的探索谷。动物园在此处设置适合萤火虫的栖息环境——次生林地、草地、小溪、池塘,种植萤火虫幼虫食用的植物,不设灯光,供萤火虫于三四月间在此大量羽化闪亮。小朋友除了欣赏“繁星落入凡尘”的奇景,讲解员还讲解萤火虫短暂而顽强的生命历程——卵、幼虫、蛹、羽化,羽化后便闪亮以吸引配偶繁殖,产卵后虫爸虫妈即死去,它们羽化后的寿命只有几天。
了解了这些知识,“性本善”的幼童会对萤火虫这一微小的生命产生怜惜和爱意,就连陪着孩子的大人都会动容,生命教育在赏萤这一过程中扎实落实。
据台湾媒体报道,近日云林一所学校举办了“萤火虫守护活动”,师生们宣誓守护萤火虫,善待萤火虫栖息地。这所学校地处山区,周边环境成为学校的生物课堂,萤火虫更是学校师生最珍爱的“芳邻”。学校希望通过宣誓活动,强化环境保护和物种多样性教育,让孩子在爱护自然的过程中养成观察、珍惜、反省的素质,成长为一个人格健全的人。
成为旅游资源
当下,台湾萤火虫集中羽化的地区都会吸引赏萤人群,一切往日的荒芜之地成为旅游热点。比如花莲光复乡,这里曾经有大片属于台糖的甘蔗田,制糖业没落后,土地荒芜,因曾使用过多农药而被长期弃种。
2002年,台湾林务局联手台糖在这里造林,种了180万株、20多种台湾原生树种。10年后的2013年,这里已自然形成生态链,成为50种鸟类和7种萤火虫的栖息地。到了萤火虫羽化季节,夕阳西下之后,点点萤火开始闪亮,数万只萤火虫渐渐聚集,将森林映衬得如梦如幻,呈现春之夜的生态奇观。整片森林土地映得如梦境般忽明忽暗,成为台湾平地最动人的春季生态奇观。
虽然奇观成为旅游卖点,但管理者并没杀鸡取卵,在赚钱之前先想到了保护措施。林务局在当地培训了解说员,以收费和预约的方式控制赏萤人数。解说员监督游客不得用闪光灯和手电筒惊扰萤火虫,并用有趣的语言讲解:萤火虫提着灯笼出来是找对象的,如果惊扰它们,它们的子孙就会变少。赏萤火虫是一种“心跳”的活动,因为多数萤火虫的灯是一闪一闪的,闪动速度与人类心跳速度类似,1分钟60下到80下之间。当数万只萤火虫群聚,感觉就像整片土地随着心跳一明一灭,并依品种不同分别发出淡淡的绿、黄、橘光。
如果大陆游客到花莲一游,花莲“理想大地度假饭店”每晚6时20分有专车去此处赏萤,每人收费600元新台币左右。
萤火虫给予人类的不仅是视觉享受,还为科学提供了灵感。科学家们成功地从萤火虫体内分离出萤光酶,合成了萤光物质,制成了不需电源的生物光源,在矿井、深水排雷等领域发挥了独特的作用。科学家还利用萤火虫发光的原理制造出不辐射热的发光墙或发光体,用于手术室和实验室,并正在尝试以发光体诊断疾病、探测太空生命等。
因此,赏萤不只是看个热闹,还能激发出更多的智慧。
路线从南到北
现在,台湾的赏萤人群越来越大,赏萤地或自然天成、或人工培育,也越来越多。比如阿里山风景区有赏萤步道,在四五月间有“赏萤套装”,把森林游和赏萤结合到一起。
日月潭的赏萤时段也是四五月份,日月潭依山傍水,适宜萤火虫繁衍栖息,埔里桃米小区、鱼池莲花池森林、头社地区及信义乡潭南村都有赏萤地,山林间,点点萤火牵引人们的惊喜。
东势林场每年4月下旬会出现“萤光海”,据称有10万只萤火虫聚集,这里是黑翅萤栖息地,黄绿色的萤光成线成片,让人陶醉其中。南投县鹿谷乡有30多种萤火虫,羽化旺季满坑满谷,被称为“赏萤圣地”。云林县华山村虽海拔不高,但因水质干净而成为萤火虫的家园,每年4月至5月都有赏萤人群深入村子的林地水田。
虽然台湾北部在人们的印象中是远离自然的工商区,但近几年,桃园也打造了“日赏春花、夜游萤河”的活动,并结合旅游举办两天一夜的“萤火虫生态营”。新北市力推乌来云仙乐园、石碇二格山、新店土城双溪山区、石门阿里磅生态农场等赏萤点,吸引北部的赏萤人就近光临。
萤火虫短寿、脆弱,却自古至今点亮人类,从囊萤映雪到识萤赏萤,人类在利用自然之时学习珍惜与尊重。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