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思特

绿孔雀觅食地或被云南戛洒江水电站淹没,施工方称环保部批了

 绿孔雀觅食地或被云南戛洒江水电站淹没,施工方称环保部批了_绿政公署_澎湃新闻-The Paper  
http://www.thepaper.cn/newsDetail_forward_1653367 
今年3月份,云南双柏县恐龙河州级自然保护区戛洒江的河滩上,八九只绿孔雀被公益机构“野性中国”创始人奚志农及其团队发现。
绿孔雀为国家I级重点保护野生动物,在《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CITES)中被列入附录Ⅱ。最新的调查表明,云南全境野生绿孔雀已不足500只。
但奚志农遗憾地发现,在这片河滩地的下游,戛洒江上正在修建戛洒江一级水电站,按规划建成蓄水后,河滩地将被淹没。
长期研究绿孔雀的西南林业大学教授韩联宪认为,绿孔雀生活在离河滩不远的稀疏山林里、低矮的荒山草坡中。两岸的河滩是它们觅食、求偶等活动的重要场所,水电站蓄水后,它们将失去这片河滩。
戛洒江一级水电站的环评报告显示,电站施工可能迫使绿孔雀放弃紧靠江边的觅食地点,但江边地段人为干扰强烈,其活动几率小,因此,不会影响该物种在当地的生存和繁殖。
2014年8月20日,环保部通过了这份环评报告。

绿孔雀觅食地或被云南戛洒江水电站淹没,施工方称环保部批了 - 梅思特 - 你拥有很多,而我,只有你。。。

绿孔雀雄鸟亚成体可见未生长完全的羽屏。奚志农 图
奚志农日前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他已经联合自然之友、山水自然保护中心两家环保组织,向环保部发出“紧急建议函”,建议马上叫停上述水电站的建设,重新评估该水电项目对当地生态、特别是对绿孔雀等重要保护物种及其栖息地的影响。
对此,戛洒江一级水电站的施工方——中国水电顾问集团新平开发有限公司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员工告诉澎湃新闻:“这个项目所有的手续都是齐全的,环保部也批复了。”
不过,这位员工也透露,蓄水前还会进行一次环境调查,也许会出台保护措施。
全国最大绿孔雀种群
奚志农一直记得17年前在澜沧江河滩与野生绿孔雀的首次邂逅。
当时,一只雄性绿孔雀拖着长长的羽屏,从对岸的山包上展翅飞向黑惠江的河滩。
这让他非常感动。不过,在此之后,他再未能拍摄到野生绿孔雀。
2017年3月16日,奚志农和团队开始一次为期5天的针对绿孔雀的考察。幸运的是,在红河支流戛洒江的河滩上,他们一共发现了八九只绿孔雀。
奚志农是公益机构“野性中国”的创始人,多年来实践着用影像保护自然的信念。
随行的摄影师婉蓉描述了当天发现两只绿孔雀的场景,“下午6时46分,我们在隐蔽帐对岸的河滩上发现了一只正在觅食的雌性绿孔雀。几分钟后,另一只从河的这一岸高处飞下来,落在乱石滩上。这也是一只雌性成鸟,长颈,直立的枕冠,两翅稍圆,尾羽颜色暗淡,平扁,稍呈凸尾状,尾上覆羽呈现非常华丽的蓝绿色。她悠悠然在石滩上漫步,觅食,时不时抬起美丽的颈项环顾四周,慢慢地踱步隐入了水边的矮树丛”。

绿孔雀觅食地或被云南戛洒江水电站淹没,施工方称环保部批了 - 梅思特 - 你拥有很多,而我,只有你。。。

绿孔雀雄鸟亚成体。奚志农 图
据国家林业局昆明勘察设计研究院的工程师王恒颖等三人发表的《恐龙河自然保护区的动植物资源现状及保护对策研究》,恐龙河州级自然保护区位于云南省楚雄州双柏县西南的鄂家镇境内,2003年4月经楚雄州人民政府批准建立,以水源涵养林为主要保护对象,属森林生态类型的自然保护区。除天然的森林生态系统外,这里还是国家I级重点保护野生动物绿孔雀、黑颈长尾雉的原生栖息地。
此外,国家林业局昆明勘察设计院编制的《云南双柏恐龙河州级自然保护区总体规划》中写道,云南双柏恐龙河州级自然保护区生物多样性极为丰富,区内分布的绿孔雀种群数量达60-70只,其野生种群数量是全省乃至全国所有自然保护区最多的,对研究绿孔雀的野外生活习性及繁育有着不可估量的意义。
另据云南《春城晚报》报道,2016年8月,楚雄州双柏县恐龙河州级自然保护区管理所所长谢以昌介绍,保护区的绿孔雀约占全省总数的10%以上,是云南省乃至全国最大的绿孔雀种群。
公开资料显示,绿孔雀为国家I级重点保护野生鸟类,被IUCN列为全球性濒危(EN)物种等级,在《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CITES)中被列入附录Ⅱ中。绿孔雀是典型热带、亚热带林栖鸟类,主要在河谷地带的常绿阔叶林、落叶阔叶林及针阔混交林里活动。
求偶觅食的河滩要被淹没
2017年3月前往戛洒江考察之前,奚志农回到当年发现绿孔雀的地方——云南巍山青华绿孔雀自然保护区。
令人尴尬的是,虽然是绿孔雀保护区,但此地已多年没有绿孔雀的消息。该保护区管护局的一位工作人员说,17年前奚志农发现绿孔雀的河滩已淹没在水底,成为小湾水电站的回水区。
这位工作人员认为,戛洒江一级水电站的修建是在重蹈小湾水电站的覆辙,破坏绿孔雀的栖息地。
关于戛洒江水电站对绿孔雀的影响,中国电建集团昆明勘测设计研究院有限公司官网上的《云南省红河(元江)干流戛洒江一级水电站环境影响报告书》有这样一段描述:根据野外调查和相关资料,其(绿孔雀)主要活动区域为恐龙河自然保护区低海拔区域,数量50-70只。电站施工可能迫使该物种放弃紧靠江边的觅食地点,但江边地段人为干扰强烈,其活动几率小,因此,不会影响该物种在当地的生存和繁殖。

绿孔雀觅食地或被云南戛洒江水电站淹没,施工方称环保部批了 - 梅思特 - 你拥有很多,而我,只有你。。。

绿孔雀河谷栖息地。 婉蓉 图
长期研究绿孔雀的西南林业大学教授韩联宪认为,上述的环评说法过于乐观,“对绿孔雀的影响还是很大的,只是短时期内显现不出,蓄水后的三五年才能看出”。
他介绍道,绿孔雀生活在离河滩不远的稀疏山林里、低矮的荒山草坡中。两岸的河滩是它们觅食、求偶等活动的重要场所,水电站蓄水后肯定要淹没这些地方。
在恐龙河州级自然保护区管理所所长谢以昌等人发表的一篇论文里,关于水电站对绿孔雀的影响,有这样的描述:保护区内实施的电站项目施工区域虽然已调整出保护区,但该区域却使绿孔雀栖息地丧失,同时施工人员活动也影响到绿孔雀生存安全。
前述王恒颖等人的论文也提及了水电站对绿孔雀的影响,称(恐龙河)保护区的绿孔雀栖息地呈明显板块状隔离分布,部分最好的栖息地离保护区边界很近,其间没有设置保护区缓冲地带,且与保护区边缘目前正在开发的水电施工征占地边界直线距离不足百米。
另一位研究绿孔雀的专家、中科院昆明动物研究所研究员杨晓君认为,前述水电站环评报告对绿孔雀的影响没有说透,这很容易引发环保人士及公众的疑虑。
不过他介绍,如果没有其他人为干扰,水电站蓄水后产生的新河滩,或许能成为绿孔雀新的觅食地点,但“这要考虑很多因素”。
他坦言,目前学界对绿孔雀研究还很粗线条,停留在对其种群数量、分布状况层面。大型水利工程的修建会产生哪些影响,这些影响是否在可接受的范围内,学术研究尚属空白。
杨晓君表示,最新的调查表明,云南全境野生绿孔雀已不足500只,且由于栖息地生境的破坏,种群形成小家族群点状隔离分布。“这很容易导致近亲繁殖,破坏生物的遗传多样性”。
杨晓君呼吁在恐龙河流域建立专门的绿孔雀自然保护区,或者至少应该建立绿孔雀重要栖息地。
奚志农透露,他已经联合自然之友、山水自然保护中心两家环保组织向环保部发出“紧急建议函”,建议马上叫停上述水电站的建设,重新评估该水电项目对当地生态、特别是对绿孔雀等重要保护物种及其栖息地的影响。

绿孔雀觅食地或被云南戛洒江水电站淹没,施工方称环保部批了 - 梅思特 - 你拥有很多,而我,只有你。。。

戛洒江一级水电站施工现场。奚志农 图
建设方:水电项目依法合规
负责戛洒江一级水电站环评的单位是中国水电顾问集团昆明勘测设计研究院有限公司,该公司主管环评的负责人张信对澎湃新闻回应称,上马水电站依法合规,客观公正。
戛洒江一级水电站的施工方为中国水电顾问集团新平开发有限公司,该公司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员工称,“这个项目所有的手续都是齐全的,环保部也批复了”。
2014年8月20日,环保部官网公示了该工程的环评批复,称综合考虑各方面因素,在落实本批复要求下,“原则同意你公司环境影响报告书中所列建设项目的性质、规模、地点和提出的各项环境保护措施。”
对于工程施工给绿孔雀栖息地造成的影响,上述员工并没有做出回应,“这个事情,哪一方都不会正面回应的”。他透露,蓄水前还会进行一次环境调查,也许会出台保护措施。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