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思特

女大学生花半年走访济南集市,写出万字猎鸟调查

 女大学生花半年走访济南集市,写出万字猎鸟调查_绿政公署_澎湃新闻-The Paper  
http://www.thepaper.cn/newsDetail_forward_1666935 
19日,本报关于野生鸟类地下交易链报道,引发社会强烈关注。卡滋(网名)作为济南为数不多的护鸟志愿者之一,看到这组报道后觉得有很多话不吐不快。一年前,她尝试多种方式寻找济南野生动物保护组织未果,自己组建了一个“济南野保之家”。此后,她花费半年时间走访大集,写出了上万字的关于猎鸟现象的总结文章。
自发了解鸟市情况 推动联合执法查处非法交易
卡滋是个20多岁的女孩,也是驻济某高校的大学生,在学校组织了小动物保护协会,让流浪猫等动物得到照顾。一次机缘巧合下,卡滋加入“让候鸟飞”的全国性公益组织,成为一名护鸟志愿者。之后,济南有多少鸟市,是否存在非法捕猎现象……一系列问题开始浮现在她脑海中。
2016年6月11日,星期六,英雄山鸟市。卡滋第一次探访济南的鸟市。市场上除了交易火爆的观赏鸟外,还有大量野生鸟交易混杂其间。每逢周末,早上7点至中午12点之间,都会有30多名鸟贩子摆摊,出售国家三有保护动物,甚至私底下买卖猫头鹰等国家二级保护动物。“简直触目惊心。”
她当场用手机拍下照片向相关部门反映举报。“执法人员来到现场后,有的鸟贩子就跑了,等执法人员离开,他们再回来。”卡滋有些失望,也很无助。
接下来的时间,卡滋和4名志愿者多次前往英雄山鸟市,其中还有一次专门在市场做普法宣传。因她多次反映英雄山鸟市问题,引起了相关部门重视。去年11月12日,市森林公安联合城管等多个部门对英雄山鸟市彻底查处,也邀请了她前往现场。
调查鸟市写万字总结 给相关部门提供多条意见
蓝翔路大集、凤凰山大集、长清大集等集市上,也都有卡滋的身影。城郊地区大集多数开得比较早,而卡滋所在学校宿舍早晨6点才开门。每次周末外出调查,她都提前准备好,“只要楼管阿姨一开门,我第一个跑出去。那时候有的公交车还没运行,一二十公里的路只能打车走一段,再步行走一段”。
卡滋刚开始成为护鸟志愿者那段时间,对鸟类认识程度还不够。每次外出前,她都提前做好相关功课。调查完回来后,将不认识的鸟类照片发给其他组织成员,让他们帮忙认知。她将走访的大集的地点、现场售卖野鸟种类和数量、拨打相关部门电话记录、现场拍摄的照片及视频等,都在当天整理成文字资料。
半年下来,卡滋调查了长清山区山林、南部山区大水库、黄河湿地附近猎鸟现象,将其总结成文,超过万字。其中还包括了调查中发现的问题和有针对性地提出的相关建议,发布在“自然集结号”,“让候鸟飞”等微信公号。
根据调查结果,卡滋等人以“济南护鸟志愿者”名义给相关部门写了一封信,内容大致为济南鸟市现状、相关法律及志愿者建议等。例如对相关部门进行培训,讲解市场上相关鸟类知识,给捕鸟的村民普法以及联合执法等,希望能遏制非法捕鸟买鸟现象。
雨中救起折翼“达乌里寒鸦” 发朋友圈“求治疗”
“有人知道这是什么鸟吗?翅膀断了需要救助。”“在济南救助一只野鸟寒鸦,需要帮手一起参与”……4月4日,卡滋在朋友圈中连发了四五条状态。
当天下午,天上还下着小雨,一所高校的操场上出现了一只黑白相间、体型20多厘米长的鸟,右边翅膀耷拉下来,一动不动。卡滋得知该消息后,赶紧冒雨赶到现场。“这只鸟右边翅膀受伤了,但是很有力气,一直扑腾了半个多小时才捉住它。”卡滋将这只鸟的照片发到了一个野生动物保护的微信群中,有网友称这是一只达乌里寒鸦。“如果是达乌里寒鸦,它属于候鸟,也是国家三有保护动物。”
是否该让受伤的鸟回归自然自我疗伤?为此,卡滋咨询了其他护鸟网友,大多数网友都不建议放回自然,因为它受伤了飞不起来,放着不管几天之内就会死掉。
心急如焚的卡滋只好在朋友圈内求助。最后,有热心网友帮忙联系了济南野生动物园救助站。4月5日,卡滋将受伤的鸟送去治疗。途中,还有热心市民“赞助”她来回打车费用。
不少城市已组织护鸟行动 众筹形式组队拆鸟网
卡滋加入“让候鸟飞”公益组织后,通过网络等方式寻找济南本地的护鸟组织,但没有找到。去年,她自己组建了一个名为“济南野保之家”的护鸟群,建立了相关微信公众号及微博。
在卡滋所在的一个公益群组织“华东野生动植物保护协会”里,网友每天都在积极讨论。进入三四月份,大量候鸟往北迁徙,广东、福建、江苏、河北等地均有网鸟现象出现,有的地方出现万米鸟网,更有甚者,竟有人使用电网猎捕野生动物。
在这些地方,不少护鸟志愿者组队前往线人举报的地方拆除鸟网,卡滋也经常赴外地参与活动。就在一个月前,她前往广东揭阳拆网。“有的鸟网都是用七八米长的大铁杆子支撑,上面还带着滑轮。”目前,一些网友已进一步组建了护鸟队,沿当地农田林地巡护。“有网友是自费来参与,还有以众筹形式组队拆网的。”卡滋说。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