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思特

能人工繁殖,就不会影响野生种群?从鹦鹉案说起

 抓住那只灰鹦鹉! | 科学人 | 果壳网 科技有意思  
http://www.guokr.com/article/442159/ 

最近,“养鹦鹉获刑5年”一案在网上闹得沸沸扬扬。涉案男子并没有获得一边倒的同情,因为他并不像家属轻描淡写的那样,只是因为违法饲养了鹦鹉就被判刑5年。针对他非法贩卖2只受保护鹦鹉,还有45只鹦鹉待售的犯罪行为,法院的判决可能还尚属从轻。

在这些鹦鹉中,有1只是非洲灰鹦鹉。这种鹦鹉尤为特殊。

能人工繁殖,就不会影响野生种群?从鹦鹉案说起 - 梅思特 - 你拥有很多,而我,只有你。。。
非洲灰鹦鹉。拍摄者:Jurgen&Christine Sohns

野生的越来越少,宠物越来越多

顾名思义,非洲灰鹦鹉来自非洲,生活在非洲中西部的森林当中。它们体色银灰,尾巴上有一簇红。这是一种大型鹦鹉,但没有金刚鹦鹉那么大,体长可达40厘米。非洲灰鹦鹉非常聪明,特别擅长学人说话,性格也温顺——正是这个特点,让它们成为了最受欢迎的宠物鹦鹉之一,也让它们付出了惨重的代价。

为了满足全世界的需求,非洲一直在向外出口非洲灰鹦鹉。根据《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官方发布的信息,1980-2014年间,产地国家合法出口记录就高达近85万只,这只是账面上的数字,真实的数字肯定超过了100万。这就意味着刚果、加纳、喀麦隆等原产国每年都出口了数万只非洲灰鹦鹉。

能人工繁殖,就不会影响野生种群?从鹦鹉案说起 - 梅思特 - 你拥有很多,而我,只有你。。。
从巢中被盗捕出来的非洲灰鹦鹉雏鸟。拍摄者:Terese Hart

为了抓到这么多只非洲灰鹦鹉,捕猎者会直接翻查它们的鸟巢,抓走小鸟;会利用它们的社会性,在它们成群结队舔盐、喝水时一网打尽。

捕猎者抓到的鸟类,并没有全部流向市场。有很多非洲灰鹦鹉在出口之前就失去了生命。尽管它们比较亲人,性格温顺,野生个体在受到刺激后依旧很容易死亡。运输途中不精细的饲养,也造成了很大的损失。康奈尔大学的一篇报道显示,至少有30%的非洲灰鹦鹉在出口之前死亡;而世界自然保护联盟受威胁物种红色名录(IUCNRedlist)引用的数据显示,喀麦隆猎人捕捉的非洲灰鹦鹉在运输到杜阿拉国际机场等待出口前,会有90%的个体死去,而这个国家每年至少有1万只此种鹦鹉出口。

同时,加纳、喀麦隆等国的非洲灰鹦鹉栖息地也遭到了破坏。但整体上看,栖息地破坏对这种鹦鹉的生存造成的威胁似乎并不及宠物贸易。在有些地区,聪明的非洲灰鹦鹉也在拼命适应森林的减少,它们甚至有可能变成城市鸟类。

能人工繁殖,就不会影响野生种群?从鹦鹉案说起 - 梅思特 - 你拥有很多,而我,只有你。。。
转运箱中的非洲灰鹦鹉。图片来自parrots.org中一篇关于杜阿拉国际机场非洲灰鹦鹉走私的文章。

在这样的威胁下,非洲灰鹦鹉的数量急剧下降,保护等级快速上升。在布隆迪,在喀麦隆,在加纳,在几内亚比绍,在肯尼亚,在刚果,在所有的非洲灰鹦鹉分布国家,这种动物的数量趋势都是下降的。红色名录认为,在过去50年间,非洲灰鹦鹉的数量下降了50-79%。而在有的地区这个数字更为恐怖。一项针对加纳的研究显示,自1992年以来,该国的非洲灰鹦鹉数量下降了90-99%。

于是,红色名录给非洲灰鹦鹉评定的保育等级,从2013年的易危(VU),跳到了2016年的濒危(EN),等级的变化正好和熊猫相反。去年,约束野生动植物国际贸易的《公约》也将它们提升到了附录I,包括中国在内的各缔约国将严厉打击这种鸟类的国际贸易。在中国境内,现行野保法也和《公约》看齐,附录I物种会被视为等同于中国国家一级保护动物来保护。想购买非法来源非洲灰鹦鹉的朋友,可要长点心了。

宠物贸易和动物保护是否存在冲突?

在很多国家,不少饲养者都已经初步攻克了非洲灰鹦鹉的繁殖技术。那为什么野生个体的交易量还这么大,非洲灰鹦鹉的数量依旧因为狩猎而快速下降?

能人工繁殖,就不会影响野生种群?从鹦鹉案说起 - 梅思特 - 你拥有很多,而我,只有你。。。
自然环境中非洲灰鹦鹉的大群。拍摄者Diana May

商业化的非洲灰鹦鹉繁殖,依旧无法摆脱对野生种群的依赖。各种聪明的大型鹦鹉,在配对生蛋之前需要很长时间才能性成熟,非洲灰鹦鹉就至少需要3年。在性成熟之后,它们还需要组成群体,挑选自己中意的对象,才能完成配对。商业性的繁育和玩家零星的饲养、繁殖是不一样的,若要实现完全不依赖野生种源,就必须在数代时间内维持一个大群,成本会非常高。但在很多国家的市场上,非洲灰鹦鹉的市场价格很难支撑起这样的繁育。市场上常见的低价个体来源是不言而喻的。

其次,恰恰是繁盛的宠物市场,刺激了对非洲灰鹦鹉的需求。一些入门级玩家,会因为懂得不多、预算有限,去购买低价的走私野生个体。这样的玩家并不少,它们支撑起了对走私野生个体的市场。

能人工繁殖,就不会影响野生种群?从鹦鹉案说起 - 梅思特 - 你拥有很多,而我,只有你。。。
待售的非洲灰鹦鹉。图片来自vivapets.com网站,标题为“Cheap African grey parrots farm and other parrots”

还有一些人说,宠物饲养者养了大量的非洲灰鹦鹉,正是他们保证了这个物种的存续而不至于灭绝——这么说也没什么道理。野生动物保护,从来都不只是保证一个物种存在就够了,在实际操作当中,保护所针对的永远是在自然环境下种群的存续。只有在环境被破坏得一塌糊涂,完全没有办法实现自然种群的存续时,才会考虑迁地保护,先保住一丝血脉再图后算——而这样的操作,失败的可能性非常之大,想想我们的白鱀豚。而非洲灰鹦鹉还远远没到野外种群完全崩溃的地步。

宠物市场,有没有可能反哺野外种群?在不多的几个案例中存在这样的迹象。1987年,南美的小蓝金刚鹦鹉只剩20个圈养个体和1个野生个体,到了2015年,它们的数量达到了97只,靠的是卡塔尔王室注资的保护机构买下绝大多数私人手中的圈养个体组成了稳定的繁殖种群,才获得了存续。而在发达国家,不少养殖场会拿出一部分利润捐献给保护组织。

能人工繁殖,就不会影响野生种群?从鹦鹉案说起 - 梅思特 - 你拥有很多,而我,只有你。。。
拯救小蓝金刚鹦鹉的卡塔尔王子谢赫•沙特•本•穆罕默德•本•阿里•阿勒萨尼。图片来自他的NGO AWWP

但在全世界的四足动物当中,不存在单靠宠物繁育直接反哺野生动物保护的案例,一,个,都,没,有。宠物的选种繁育,通常要选出颜色鲜艳好看、性格温和亲人的品种——这些人工品种在野外的生存能力往往不怎么样——这样的选择和保护往往是背道而驰的。家鸡那么多,红原鸡的数量还一直在下降呢。

合理的宠物贸易,也需要得当的监管引导,同野生动物保护工作产生良性互动。南美的黄头侧颈龟深受宠物市场欢迎,它们产卵在旱季,孵化后的存活率较低,一些养殖场会收集龟蛋人工孵化养到一龄,其中一部分拿去卖,一部分放归,这样既不会破坏野生种群,也能满足市场——而这些活动都受相应政府部门的严格管控。对比中国的黄缘闭壳龟,野外种源在无序的市场中逐渐枯竭,就让人感到唏嘘。

能人工繁殖,就不会影响野生种群?从鹦鹉案说起 - 梅思特 - 你拥有很多,而我,只有你。。。
黄头侧颈龟,俗称“忍者龟”。拍摄者Ryan M. Bolton

宠物贸易和野生动物保护之间冲突的关键,就在于宠物繁育是否需要大量的野生种源,是否会影响野生种群上。虎皮鹦鹉、鬃狮蜥、豹纹守宫这样的物种,拥有成熟的宠物品系,其贸易对野生种群影响很小,针对宠物品系的销售就可以合理存在。

能人工繁殖,就不会影响野生种群?从鹦鹉案说起 - 梅思特 - 你拥有很多,而我,只有你。。。
非洲灰鹦鹉的红色品系。这个品系由南非人繁育而出,已经稳定培育了多代,售价极高。非洲灰鹦鹉的宠物繁育也是能做到不依赖自然种群建立人工品系的。拍摄者David Dennison

进入《公约》附录I,无疑是非洲灰鹦鹉保护的关键事件。可预见的是,《公约》虽不能完全杜绝非洲灰鹦鹉的非法贸易,但各缔约国尤其是进口国肯定会收紧管控,这肯定会提高非法贸易的成本。这样一来,对野生种群依赖较少的科学繁育就有了发展的余地,森林当中的野生非洲灰鹦鹉或许也能获得喘息之机。

如果你真的爱一种生物,应该去想想你的爱会给它们带来什么。如果这种爱,会让一个物种惨遭烂捕,濒临灭绝,那么,就不要奇怪有人和你为敌。


作者:花落成蚀 




能人工繁殖,就不会影响野生种群?从鹦鹉案说起 | 科学人 | 果壳网 科技有意思  
http://www.guokr.com/article/442156/ 

最近那个争议很激烈的鹦鹉案子想必很多人都知道。当事人饲养繁殖出售了几十只鹦鹉,结果面临5年的牢狱之灾,乍听起来似乎是一出“葫芦僧乱判葫芦案”。不过,国内目前的野生动物保护法陈旧落后,不区分累代人工繁殖个体乃至变异品系,也没有给予一些国内真正需要保护的野生动物应有的保护,这是事实;而当事人私自繁殖交易受保护的鹦鹉种类触犯了现有法律也是事实。

能人工繁殖,就不会影响野生种群?从鹦鹉案说起 - 梅思特 - 你拥有很多,而我,只有你。。。
当事人妻子发布的喊冤微博。(图片来源:微博)

其他的不提,当事人交易持有的非洲灰鹦鹉在去年已经从CITES附录2提升到附录1。现在灰鹦鹉的国际贸易已经被禁止,而国外也不像微博上一些人声称的那样“本国内可以自由饲养”。对于附录1的物种,就算在欧美也需要持有相关证明才能展示、繁殖和交易,手续相当繁杂严格,而普通的饲主也需要在相关机构注册登记。

关于这件案子的判决是否合适,网上口水仗已经够多了,不准备在这里讨论。我只想借这个契机说一说很多人有的一种想法:如果一个物种可以人工繁殖,那就可以放开当宠物养/当食物吃/做药材等等,不会影响到野生种群了。

先说说和这个案件有关的灰鹦鹉。灰鹦鹉是可以人工繁殖的,然而它们的野生种群状况如何呢?

1994年到2003年间,每年被捕捉的野生灰鹦鹉多达同时期野外种群的21%,大约三分之二被捕捉的灰鹦鹉会在送到市场之前死亡。在被大量捕捉和栖息地丧失的双重压力下,灰鹦鹉的种群急剧缩小,终于在去年被列入附录1,国际贸易完全禁止,在本国繁育售卖需要持证。

能人工繁殖,就不会影响野生种群?从鹦鹉案说起 - 梅思特 - 你拥有很多,而我,只有你。。。
死在走私途中的非洲灰鹦鹉。(图片来源:wakkori93.blogspot.com)

明明可以人工繁殖,为什么野生种群依然遭到大量捕捉?因为宠物贸易和其他商业活动一样都是逐利的。灰鹦鹉饲养繁殖并不容易,需要耗费的成本远大于捕捉贩卖野生个体,自然有很多贩子争先恐后地从非洲捕捉了。

很多其他鹦鹉都和灰鹦鹉一样,饱受偷猎和走私残害。虽然国内鹦鹉饲主喜欢把鹦鹉戏称为鸡,但如果繁殖鹦鹉的难度和投入真和鸡差不多,那人工饲养倒是可以完全代替野外捕捉了。

能人工繁殖,就不会影响野生种群?从鹦鹉案说起 - 梅思特 - 你拥有很多,而我,只有你。。。
被塞进瓶子里走私的葵花鹦鹉。(图片来源:Daily Mail)

​另一方面,鹦鹉里也有虎皮鹦鹉这样市场完全被人工繁殖个体占领的正面例子。要让人工繁殖完全替代对野生个体的需求,“能繁殖”只是第一步,接下来还必须做到“人工繁殖比野外捕捉划算很多”。就像前段时间吵得很凶的穿山甲,很多给穿山甲入药洗地的人喜欢说“人工养殖可以替代野外捕捉”。穿山甲有没有人工繁殖的先例?有啊,台北动物园。但人家那是出于保育目的,不惜血本才做到的壮举,和商业养殖还差一个银河系呢。至于国内那些所谓穿山甲饲养基地,不过是把野生穿山甲丢进去洗白一下再卖的把戏罢了。

宠物贸易这事儿不能全部交给市场调节,大量野生鹦鹉和其他濒危动物的走私就是资本逐利的结果。好的法律法规在规范宠物贸易、保护生态环境方面的作用是非常大的,我下面来举一个例子。

能人工繁殖,就不会影响野生种群?从鹦鹉案说起 - 梅思特 - 你拥有很多,而我,只有你。。。
左图为澳洲蓝舌,右图为印尼蓝舌。(图片来源:维基)

​这两只都是 Tiliqua 巨柔蜥属,也就是俗称的蓝舌石龙子。左边是澳洲蓝舌(Tiliqua scincoides,图为东部亚种)。右边是俗称巨人蓝舌或者印尼蓝舌的Tiliqua gigas。可以看出来这两者长得挺像,饲养方法也差不多,只是澳洲蓝舌需要的湿度要低一些。

然而在国际市场上,基本来说所有的澳洲蓝舌(大部分是北部亚种)都可以打包票是累代人工繁育的个体,而印尼蓝舌却基本全是野外抓来的。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差别呢?原因就在二者的产地上。前者的分布地澳大利亚是野生动物保护的灯塔国,后者生活的东南亚则是野生动物走私交易的中心。

澳大利亚是严格禁止野生动物的出口的;因此在澳洲以外的饲主想要饲养澳洲特有的动物的话,就必需老老实实依赖人工繁殖。的确也有人试图从澳洲走私动物,但澳洲的严苛法律和严厉执法让走私变得非常困难。

而以印尼蓝舌为代表的分布在澳洲以外的蓝舌石龙子呢,就没这个运气了。既然直接从野外抓比人工繁殖划算,也没有多少法律风险,自然有很多人从野外抓来卖了。的确有极少数繁育者在坚持人工繁殖,但不能改变市场上大部分都是野生个体的事实;就算是所谓的“人工繁殖”个体也往往只是怀孕时被抓的野生雌性产下的。虽然不是濒危物种,但这样的商业化捕捉显然是对野生种群的破坏。

而澳洲政府对野生动物的严格保护的结果就是,饲养者们积极地钻研澳洲蓝舌石龙子的人工繁殖,不但能够稳定地向市场供应人工饲养的个体,而且还在繁殖过程中筛选出很多比野生型更收欢迎的变异人工品系。就这样,野生种群没有受到影响,售卖人工繁殖个体对商家来说比捕捉野生个体更划算也没有法律风险,而饲养者也觉得人工繁殖的比野生的更好看、健康、友好,市场在法律的规范下进入了良性循环。

能人工繁殖,就不会影响野生种群?从鹦鹉案说起 - 梅思特 - 你拥有很多,而我,只有你。。。
youtube上一位繁育者的视频,展示了多种澳洲产蓝舌石龙子的原种和变异。(https://www.youtube.com/watch?v=CHtzlQZXxR8)

在美国宠物市场上,印尼蓝舌等野生货是蓝舌石龙子里最便宜的,原因可想而知。人工繁育的澳洲蓝舌北部亚种要贵上个两三倍,如果是选育过的品系就更贵了。东部亚种因为手里有种源的人少,更是可以开出四位数的价格。

它们身价这么高不是因为珍稀,相反蓝舌石龙子是澳洲最常见的动物之一,种群极为庞大;它们的高身价和在饲养者心目中的“高端宠物”形象来自澳洲对野生动物的严格保护。对比我国的丽文攀蜥、东方蝾螈这样的本土物种,连愿意做人工繁育的人都没有;几百几千只被塞进蛇皮袋和矿泉水瓶,大部分死在半路,小部分被用白菜一样的价格卖掉然后挂在玩家手里;就算被贩卖到了国外,也是价格低贱的“低端宠物”,会买这些动物的人很多就图个便宜,根本不会好好养。

不光是宠物贸易,在野味、中药贸易和其他经济活动里,我国的野生动物资源都是这么被贱卖的;就算是中国最后的绿孔雀种群,都开不出比一个产能过剩的小水电更高的价钱。

实际上基于同样的原因,各种澳洲特产的动物都是宠物市场的良心,比如著名的鬃狮蜥,还有前面提到的虎皮鹦鹉。这些适合商业化繁殖的动物,被培育出了各种比野生个体更吸引人的体色变异,野生种群则免于宠物贸易影响;那些并不适合商业化繁殖的动物呢,则被澳洲的法律好好保护着。

澳洲蓝舌、鬃狮蜥、豹纹守宫、玉米蛇、球蟒,这些都是教科书式的商业化繁育成功案例(其中球蟒按国内现有法律不能无证饲养)。我不喜欢拿“异宠”这样的帽子扣在这些动物头上,它们作为宠物一点都不比猫狗差,而且讲句实话以上这几种宠物对人类健康和生态环境的潜在危险还远远小于猫狗。动物适不适合做宠物是物种本身特性和政策管理的共同结果,和它所处的分类类群以及作为宠物的历史多久无关。玉米蛇、鬃狮蜥、虎皮鹦鹉、家猫是适合普通人的宠物,缅甸蟒、丽纹攀蜥、金刚鹦鹉、豹猫则不是。

对于如何管理宠物繁育和交易、区别对待人工繁殖个体和野生个体,让合理的宠物繁育可以健康发展,不合理的宠物贸易不能浑水摸鱼,美澳等国家树立了不少成功的范例,也有很多教训。这些都是完善我国野生动物保护和管理的宝贵经验,就看我们愿不愿意学了。


作者:深山虫吟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