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思特

调查与研究|失控的老挝象牙黑市

 调查与研究|失控的老挝象牙黑市_澎湃研究所_澎湃新闻-The Paper  
http://www.thepaper.cn/newsDetail_forward_1693880 
当中国正在逐步关闭合法象牙市场时, 在那些执法薄弱的环节,非法象牙依然源源不断的进入中国市场。
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在老挝的最新调查显示,一些居住在首都万象的中国商人,与当地及越南商人构成了供应、加工、销售网络,常年向中国赴老挝的游客、或是居住在中国境内的收藏者们出售违禁野生物制品。另外 ,他们还销售犀牛角、穿山甲、玳瑁、虎豹等一系列濒危动物制品。
在老挝,这些交易以公开、半公开的形式存在。监管的缺失,让交易者们肆无忌惮。
公开的非法交易

调查与研究|失控的老挝象牙黑市 - 梅思特 - 你拥有很多,而我,只有你。。。

老挝三江国际商贸城。
旅游大巴停靠在距离万象瓦岱国际机场不远的三江贸易城前。三江贸易城由华商创立于17年前。《人民日报》曾于2013年对此进行报道。它的创办者丁国江说那里是中国人在世界上建立起来的第一个中国城。因为他的推广,有诸多中国商人入驻,也在中国旅游者中小有名气。
导游招呼着一群来自中国的游客,他们三五成群消失在林林总总的店铺中。这些冲着当地“特产”而来的游客们将很快发现,在这个聚集了众多中国商贩的小商品市场里,他们能找到几乎所有珍稀的野生物违禁品。

调查与研究|失控的老挝象牙黑市 - 梅思特 - 你拥有很多,而我,只有你。。。

商户陈列的犀牛角制品。澎湃新闻记者 石毅 图

调查与研究|失控的老挝象牙黑市 - 梅思特 - 你拥有很多,而我,只有你。。。

商户陈列的象牙。澎湃新闻记者 石毅 图

调查与研究|失控的老挝象牙黑市 - 梅思特 - 你拥有很多,而我,只有你。。。

中国商户出售的穿山甲片和粉。澎湃新闻记者 石毅 图

象牙、犀牛角、穿山甲、玳瑁、虎骨、灰犀鸟头骨制成的“鹤顶红”……这些早已在国际上被严格管制或禁贸的商品,在商城里大都公然的陈列。
中国游客为何如此热衷这些禁贸的商品,因为象牙自古以来在中国被作为奢侈装饰品,一定程度上被看成是身份的象征。“带一点回去没事,挂在脖子上或者手上,海关不会查。”在一家名为豪杰商社的工艺品店里,姓王的店主为了招揽生意如此说。他的店以售卖红木家具为主,但在进门显著位置,柜台里陈列着小件的象牙和犀牛角雕刻品。 老挝象牙等非法野生物贸易泛滥在国际社会早已不是秘密。老挝在2004年加入《濒危野生动植物物种国际贸易公约》(CITES),这份公约试图通过禁止或严格管制濒危物种的国际贸易来保护野生物。但老挝多次因为无法严格执行公约的有关规定而被制裁,公约秘书处曾数次要求各缔约国暂停从该国进口濒危野生动植物。
不论在非洲还是亚洲,盗猎都是大象和犀牛面临的最大威胁之一。2016年一项最新的针对非洲象的调查表明,在过去不到10年时间里,因盗猎和栖息地损失而死亡的大象超过14万。
犀牛的境况更加不容乐观。在南非这个拥有世界上最多犀牛种群的国家,自2013年来,每年都有上千头犀牛死于盗猎。其种群数量正以约每年10%的速度下降。犀牛角在亚洲许多国家被用来入药或是制作昂贵的雕刻皮。国际社会早在1977年就全面禁止了犀牛角贸易,但在黑市上,犀牛角的价值堪比黄金。
三江商贸城的商户们显然熟知国际和国内市场规则。王姓店主轻声地说,他所陈列的商品都是不合法的,但“老挝没有人管。”法律犹如一纸空文,商户们对于非法买卖毫不遮掩。一些商家直接将“象牙工艺品”等字样印刷在招牌上,他们的陈列琳琅满目,象牙制成的佛牌、手串、摆件以及其他濒危动物制品应有尽有。当记者进入这些商店后,常被店家热情地招呼着选购象牙,“要说特色的,这是老挝特色的,中国买不到。” 店家如此推销。
中国政府承诺于2017年底前关闭国内的合法象牙市场。此举被视为中国为打击对大象,尤其是非洲象的非法盗猎所做出的里程碑式的努力。象牙自古以来在中国被作为奢侈装饰品,但绝大的需求推动了盗猎。自2002年以来,非法捕杀大象监控信息系统(MIKE)和大象贸易信息系统(ETIS)就一直视中国为最大的非法象牙消费国。
在三江,商户们的说法也佐证了这一点。三江商贸城被售卖不同商品的商户明显地区分开来。一边是当地商人出售琳琅满目的廉价日用品,而另一边则是临街的中国商铺,以服务中国游客为主。店主们都声称消费者主要是中国人,也有少量的本地和泰国等地的富商偶尔光顾。
商户们雇佣的本地员工大多能说流利的中文。 名为海林土特产的店里,老挝籍的员工说,她在店里工作了数年,主要就是接待中国游客。

调查与研究|失控的老挝象牙黑市 - 梅思特 - 你拥有很多,而我,只有你。。。

万向本地市场出售野生动物。澎湃新闻记者 石毅 图

跨国网络
随着雨季到来,老挝的旅游逐渐进入淡季。三江商贸城的工艺品店也大多门可罗雀。但在游客看不到的地方,更大宗的非法野生物交易正悄然进行。
在豪杰商社,几个快递盒子堆在店门口,店主解释说,这是即将要快递回国内的牙雕,客人不愿自带,或者购买得多,通过快递是最安全的方式。“快递肯定有门道,反正保证门到门,坏了、被收了我们包赔。”说着,还拿出几张填过的快递单在手上甩了甩,以证明他说的属实。
虽然商家们都毫不避讳地进行交易,但通常对象牙原料的来源和加工方式讳莫如深。
豪杰的王姓店主说,他是三江商贸城里唯一自行加工的店家,他的雕刻手艺是近几年慢慢摸索学会的,不过如果遇见好的原牙,还是需要从中国将雕刻师请过来。大部分店家的加工点都隐藏在万象僻静而不为人知的地方。
他的柜台里摆放着一件象牙雕刻后的残次品,另外还有被切割线后的犀牛角废料。一些人相信犀牛角是具有奇效的中药,尽管这并没有科学依据。在商贸城里,一包50克的犀牛角粉能卖到数千元人民币,而许多店家都有出售。
商户们都抱怨在老挝难以找到技艺过硬的雕刻师。这使得他们不得不重金从中国请来一些师傅。虽然花费会高,但却能躲过中国愈加严格的执法检查。不过,如今越来越多的原牙雕刻被机器取代,使得加工更为隐蔽和便利。
多位商家声称,象牙和犀牛角的原材料大都来自越南人,他们或是时长往返于越南与老挝之间,或是住在万象,通过熟人网络来代运货物。也有一些原料来自老挝本地人。 
根据位于肯尼亚的保护组织拯救大象2016的调查,越南在国际象牙黑市交易中成为越来越重要的关口,当中国的象牙市场在逐渐萎缩时,越南的象牙市场却持续扩大。被盗猎的非洲象象牙中,有2/3最终流向了中国和越南。
就在记者暗访的前一天,一位商家刚刚自越南卖家手中买下了一对象牙原牙。 他向记者展示了称重时的照片。不过他说,“现在不敢把那么大的原牙放在店里。”根据国际组织的调查,在非洲,1公斤非法的象牙原牙价值约150美元,到了黑市上,雕刻后的象牙价值以克计算,售价至少上涨20倍。
通过中间人介绍,记者以买家的身份接触了一位越南籍的象牙供应商。这位自称姓王的年轻卖家说,她是在4年前来万象旅游时看到了“商机”:“我发现有那么多越南人在做这个生意,就想我为什么不能也赚点钱?”
为了扩大她的生意,她的新店即将在三江商贸城附近开业。这家不起眼的门店以经营红木家具为主,但走进去,这位王姓卖家将门锁上,从柜台下拿出了一百来个象牙佛牌和串珠。
“你真要拿就拿这种,小东西送人,一次几个很适合。”她说。 据她介绍,她那里什么货都有,小件的一般在老挝雕刻,从老挝发货,而大件的牙雕一般在越南境内雕刻,可由越南发货。“走货的人具体怎么走我就不管了,但能保证到。” 她自称常年向一位昆明的买家供应象牙,也与居住在万象的一些中国商户有生意往来。
缺失的监管
许多在老挝进行过野生物贸易调查的国际环保组织都对那里的现状感到失望。在这条黑色贸易链上,老挝有着地理的优势,它紧邻中、越、泰等国,传统上这些地区都使用野生物入药,或将它们作为奢侈装饰品,它们之间有着漫长的边界线,这也给走私提供了便利。
“老挝是这条贸易链的中转站,它的经济和收入水平使得它不可能成为主要的消费国,我们的调查表明,最终的消费国主要都是它的邻国。” 反非法贸易的组织自由天地基金会(Freeland Foundation)史蒂夫·加尔斯特对澎湃新闻记者说。
该组织长期的调查显示,野生物非法走私在老挝得到政府高层的支持,他们从中获取2%的“进口税”。仅在2014年,这些交易就导致超过16000头大象、650头犀牛和165只老虎的伤亡。这项调查去年发表在英国《卫报》上。
但是交易曝光后,并没有任何走私集团因此而被老挝当局调查。
非法野生物贸易在老挝境内各地都不鲜见。国际野生物贸易研究组织(TRAFFIC)、位于伦敦的环境调查署曝光了坐落于中老边境的老挝金三角经济特区、北部琅勃拉邦等地泛滥的野生物贸易。在这些地方,商家公然的向猎奇的游客出售虎骨、象牙、熊掌等制品,而前来消费的也多是中国人。
金三角经济特区的野生物贸易在2015年被曝光后,老挝执法部门查封了该地区的几家商店并没收了他们的商品。不过,上述环保组织对澎湃新闻表示,如今那些交易又死灰复燃。
澎湃新闻就公开地非法野生物市场向老挝政府提出采访要求。不过截至发稿时,只得到其外交部新闻局的邮件回复,表示对于采访请求将予以考虑。
在万象,非法交易不仅在三江商贸城公开存在,豪华酒店的大堂和闹市区也有售卖象牙等野生物制品的商店,店家也多为中国人。他们不仅悉心传授顾客如何在机场和边境躲避海关检查,还极力通过微信等社交媒体扩展关系网络,以期获得更多的回头客。
同样在三江,一些商家主动要求记者加上他们的微信,这样顾客可以在他们微信朋友圈发送的图片中选货或者定制,再由商家负责快递到门。 
多位商家都声称,一些快递和物流公司“有自己的渠道”可以顺利将违禁品送往中国。一位商家向记者展示了他和一位老顾客的微信对话。在对话中,他的顾客通过他发送的照片选购象牙,他表示说,选中全额付款后就可以马上安排发货,“物流都可以搞定。”
在一家名为福缘阁的工艺品店,一位彭姓商家说通常他每月向中国邮递的象牙制品在20公斤左右,高峰时候能达到90公斤。如果按照三江市场象牙雕刻品每克20元左右的平均价格计算,他每月走私到中国的象牙价值至少40万元人民币。
网络的隐蔽性给非法交易提供了保护伞。不论对于中国还是老挝来说,这都无疑给打击野生物非法贸易提出了新的挑战。

评论